一個關係不好且不熟的朋友總是找我借東西 |如何有效地拒絕別人借東西的要求 |我特別討厭別人借我的東西 |【不好意思找人借東西】

別人找你借東西,你看別人要找你借什麼物品,如果你不想他們借的話,你需要知道別人找你借什麼。

這是基本禮貌。

人借你東西,你應該要有應方法,不能所有人而論。

那麼你這樣失去和他人關係。

拒絕別人借自己東西,請不要經常性拒絕平時你借東西人,不然你時候,他人可能你借。

想要拒絕別人借東西,你要人説話,才能失去人心。

如果你不想和他人多交流,那麼你直接説不借這關係。

拒絕別人借東西,例如你正在,馬上要好了,像膠水類,分期哥建議是直接別人借吧。

找你借這些是平時生活。

當朋友你借東西時候,你可以裝作很着急樣子(接個電話什麼),然後朋友説:“我現在沒有時間,很着急去辦一件事情,我什麼時候有時間了談論這件事情好不好”。

説完話匆匆忙忙離開,不要朋友説什麼離開,這樣會顯得你是很着急。

當朋友你借東西時候,你可以説:“我這件東西怎麼好用了,我自己怎麼它了,我記得某某好像有一個,你可以去問問他”。

你這説後,朋友會理解你是不想借東西他,會載糾纏你什麼了。

我認為能夠當朋友是認定方為朋友,且可以幫忙不計。

尋找時候,還可以言語的説:“我明明記得放在這個地方啊,怎麼找不到了呢?”朋友看到你尋找,不管相信相信你是找不到,會説:“你找了,我去問問其他人吧。

”這樣拒絕了朋友借東西要求。

當朋友你借東西時候,你可以風趣笑着説:“開玩笑了,你會缺這東西麼,你是誰啊,你可是我心目中……”總説方怎麼怎麼厲害,會缺他想要借的東西,説借東西是自己開玩笑。

並且你要説,不給對方説話機會。

不過,這種方法有可能讓朋友誤會你是諷刺他;但朋友會礙於面子,提向你借東西話,有可能你話説:“是啊,我怎麼會缺這種東西呢,我你開玩笑……”。

當朋友你借東西時候,你可以表現心有餘而力。

你可以對朋友説:“我是想幫助你,可是我是沒有啊,怎麼辦呢?要我幫你問問其他朋友?”於你這種試探性並且帶為語氣回答,朋友會看出你是,會再向你借東西了。

如果是一袋鹽一包煙一瓶醬油一瓶醋類,不還了,後記得無論方怎樣開口,你借方就是了。

但如果方借走,是你或者物品,比如錢財,要及時要回來,誰錢不是大風刮來。

要是比如衣服鞋包,或者一些家電,要催着方歸,今天拿走你一個吹風機,明天可能抱走你一台電腦了。

有些人東西歸,並不全是,而是是了忘記了。

加上時間一長,忘得一點兒沒有了。

可你自己急着或者你希望自己物品拿回來,但你着説,那麼你想辦法暗示一下方了。

比如問問方你那件物品起來效果咋樣,方會想起這件事。

如果方是有意歸,你可以讓他明白,你自己並沒有忘記他借走東西。

有一個辦法管用,不管方東西是是無意。

如果方接你物品加入價值是一千元話,你你物品,以及你物品價值,問對方借東西,價值他借走物品價值之上。

如果方不借你,那麼你可以直接要回你物品,如果方借你可是歸你物品,那麼你沒有損失?如果方你物品歸還了,你可以歸方物品。

如果是,不要借,如果不是,借他,像錢什麼,一段時間主動要回來啊,如果當面,發簡訊他。

英國人類學家Robin Dunbar發表過一篇研究説:人類可以經營人際關係人數多150位,而這150個人當中分為情感親密度,你密切只有5人,聯絡朋友只有15人,擴大150人…「現在大部分人在手機上看朋友最近幹嘛,去了什麼地方玩,吃了什麼東西,」小楓喝了一大口啤酒,手背擦掉嘴角剩餘的啤酒花,接著説 「有聯繫,知道什麼,經歷了什麼有幾個?」把玩著啤酒杯上水珠,小楓突然轉頭看著我問「你認為怎麼樣才算是朋友?」  「朋友」定義是什麼?每個人定義,但我相信Facebook朋友名單裡朋友,應該有一半以上不是「朋友」,所謂「」「接觸」朋友。

大部分人開始使用臉書時,加朋友名單是同學,不管是小學、國高中或大學同學,只要有見過有印象基本上會加了説。

職場上同事,基本上方主動加,會say no。

隨著每個階段遇到人會臉書,數量個位數攀升三位數,但這些名單「朋友」嗎?唸書時期要朋友,現在這個階段只是同學,一年會見個幾次面吃吃飯聚會,但遇到困難時會主動聯絡,其實內心有一種「打擾」別人生活心理,同學已有自己家庭,會突然打電話方,一個小心讓方説出「你哪一位?」窘境。

職場認識是同事,縱然時間家人要,但見得會交心,可能會遇到幾個聊得來同事,但會深交,下班和同事吃飯只是抱怨公司發生鳥事,説説某個同事多機車、某個主管眼睛額頭、某個同事頭、某個客户花錢是大爺態度…隨著年齡增長,朋友數量會降低,25歲後,與朋友時間會,可結交到朋友。

原因是朋友生活圈你,之前點各自兼顧工作、愛情及家庭時,結交朋友機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減少:下班後得應酬,週末只想在家,即使一整天躺著牀上滑手機,逗毛小孩願人擠人,地「朋友」生活扮演著不是角色,重量變成重質了。

“借什麼不能借車”説法來,背後是不知多少人血淚教訓。

延伸閲讀:馬屁精真討厭!,你可以這麼做什麼呢?因為朋友之間幫忙,需要方伸出援手時會義不容辭幫忙而不計回報,你幫我、我幫你情況下能延伸出友誼,所以問對方借東西是個測試方法,有勇氣開口問對方借東西,對方不需要任何解釋原因毫無顧慮地幫助你,這朋友該。

有人會問「如果借的東西我來説,我沒辦法借他,怎麼辦?」,如果方想借東西你來説意義,如果東西破壞會讓你火山爆發,你可以拒絕,方能夠理解可以繼續當朋友。

另一方面,如果你提出請求借東西時,方支支吾吾、顧左右而言他時候,你識讓方為啦!想測試知道可以問朋友借什麼你,我覺得可以問朋友「借時間」,「借時間」只需要時間成本,沒有物質上損失,吃個飯聊個天順便聯絡一下感情,這是朋友做事情。

如果對方吃飯時間無法你,那你知道怎麼一回事了吧!話説回來,借什麼可以,千萬借錢,除非你想方割席絕交!你呢?你來説,什麼是朋友?歡迎你下方留言或加入社團和我一起討論原標題:男人若找你借東西,關係關於關係這件事,人們總會有些疑問。

好比説,自己和朋友之間關係,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得起來。

只能夠記得開始認識場景,記得彼此關係,是什麼時候變得如此。

朋友之間,異性時候,會有這樣感覺。

明明一開始,沒有任何好感。

作是朋友,中,變得起來。

等到自己意識到時候,深陷其中沒有辦法收手了。

然而,並沒有什麼突然關係,沒有突然關係。

任何一段關係,會是一下子有所改變。

而是,需要一個過程。

而這個過程,體現你們之間相處中,拉近彼此距離。

而拉近彼此關係,並非是什麼事情,而是借東西。

開始不太熟悉時候,是麻煩方。

而熟悉起來後,會借方東西,哪怕是一些私人物品。

而異性之間,本身需要多加注意距離。

避免過多行為,導致彼此關係發生變質。

因為異性之間,因為缺少距離,使得彼此關係變得曖昧。

那麼,借東西這樣行為,會拉近異性之間距離,讓他們關係變得曖昧起來。

來説,男人找女人借這些東西,其實,關係曖昧了。

話説,有借有還,再借。

什麼會説,借東西這件事,會使得異性之間關係變得曖昧。

因為借東西,會增加彼此之間接觸,一借一中,產生情感上交流。

異性朋友之間,出現借東西行為,產生情愫。

延伸閱讀…

如何有效地拒絕別人借東西的要求?

我特別討厭別人借我的東西,也不想向別人借東西?

其實,大多數情況下,人們需要和他人借東西,可以依靠自己。

是一些生活用品,比方説紙巾、雨傘這些。

即便自己沒有帶,可以和身邊朋友借,或者自己去買。

而這些東西,不是非要麻煩異性東西。

但如果,男人女人去借這些東西,這樣舉動有點。

再者,借東西過程中,會有很多接觸和交流,會讓彼此關係。

很多男人,喜歡上一個女人時候,會喜歡麻煩她,去找她找藉口,並且只找到她一個人。

異性交往中,沒有什麼比間接接觸,讓人心動事情。

其中,讓彼此關係曖昧,過於間接接吻。

比方説,一起吃一個食物,喝一瓶水,這些行為屬於間接接吻行為。

異性關係,之所以發生變質,變得起來,因為這些間接接觸。

習慣了這樣行為,會彼此產生情感,變得起來。

是,當男人找女人借水杯喝水,本身水杯屬於私人物品。

如果兩個人共用一個水杯,同性之間,但是異性之間了。

再者,男人有這樣行為,往往是因為動了心。

學生時代,免不了借筆借紙借橡皮,走進社會,能借的東西多了,有人你借錢,有人你借車,數眾多點頭交,想朋友圈裏借你手點個贊。

1997年底,中國第一部賀歲片《甲方乙方》上映,影片結尾上演了温情一幕:楊飾演中年人,讓罹患絕症妻子安心,騙她説自己終於分到房子,葛優飾演主人公好心婚房借給這夫妻。

,中年人大雪紛飛日子來鑰匙,説他妻子走得有。

一借一,令人感動。

九十年代末,中國人住房固然,但是房子沒有上升為所有家庭頭大事。

這段借房子情節如果放到今天,因為過魔幻而觀眾接受了:房子借去弄髒怎麼辦?虧掉租金誰賠?房子借給他了,那段時間物業費和月供怎麼算?後,房主和借房者受到無情批判:前者濫好人,沒心沒肺,後者臉皮,不知。

當不借成為一種政治正確,一方面説明人們以來不堪其擾,複雜人情世故弄怕了。

另一方面説現代社會“麻煩別人,請別人麻煩我”社交準則,深入人心?但話説回來,該借是要借的,只是借的對象是親戚朋友、同事同學。

不信低頭看看手機,誰欠着銀行、X唄、XX白條、X分期錢?有人社交平台提問:你討厭什麼東西借給別人?回答五花八門,涵蓋了你能想到所有東西。

其中,出現頻率“車”。

“借什麼不能借車”説法來,背後是不知多少人血淚教訓。

延伸閱讀…

一個關係不好且不熟的朋友總是找我借東西,她明明自

同學總是借我東西用,應該怎麼拒絕?

汽車,是一個家庭於房子大件,所以有了“愛車”這個暱稱。

車子借出去,車主得到是一點點人情,付出是和擔憂:車開去哪裏?會會車弄髒?自己平時小心呵護愛車,別人會會踩油門、暴力駕駛?更有甚者,後一身泥點、油箱見底車開回來了事,車主地愛車,忿忿地懷疑人生:下次誰借車誰是狗!以上這些和行車安全比起來,是小事——開車上路畢件有風險事情,作為車主於事故負有責任。

有同事車借親戚,方千叮嚀萬囑咐,開車注意安全,但願看到車禍是發生了。

接到消息同事頭一個是親戚:知道人有沒有受傷?第二個是愛車:平時小心保養,這回不知道撞成什麼樣子。

後是自己:早知如此,説什麼不借了。

萬幸是,親戚沒有大礙,但是算上修車錢和中間耗費精力,吃虧是同事自己。

凡事要問一個如果,如果借車人出事了,車主怎麼辦?有新聞報道過,2015年12月,浙江温州兩名大學生騎車登山,其中一位買“死飛”自行車借給朋友,自己騎着普通自行車。

下山時彎度路段,騎“死飛”女生剎車不及,連人帶車摔下山崖,去世。

後,死者家屬將車主、車店一起告上法庭,判決,二者承擔六十多萬元賠償。

當今中國,借房是天方夜譚,事實證明,車不能隨借出去——哪怕是自行車。

什麼我們討厭借東西?因為做一回好心人結果,是灰頭土臉,“借好還,再借”古訓基本只能停留課本上。

汽車這種物品借出去叫人擔心,一些小東西借出去讓人開心起來。

拿書來説。

錢鍾書開過一個玩笑,借書是青年男女之間滋生愛情方法。

如果只是買書或者贈書,一回,一錘子買賣,但要是借書,有來有,兩人交流機會會增加,如果進一步談論書內容,那有了談資。

但這種“別有所圖”情況,愛書人樂借。

有一回一本自己沒來得及看書借朋友,回來時,封面上多了幾道摺痕,淨書頁沾上了手印。

令人忍受是整本書染上了一股零食氣味,抖一抖,還掉出幾粒薯片殘渣。

捧着這本“新書”,我作為書主人心情可想而知。

有一次,同學想借一本珍藏多年説,儘管心裏情願,但礙於面子是了。

四十二塊五毛錢,一本新書取代了書,儘管是一模一內容,但關於那本舊書記憶找回來。

那後明白,既然沒法強求別人認同一本書於自己價值,那一開始不外借。

清代文人袁枚寫過一篇《黃生借書説》,其中提出了“書借不能讀”。

所謂“必慮人逼取,而惴惴焉摩玩”,借來書倍加珍視,怕主人索取所以抓緊時間閲讀。

可惜幾百年前袁大才子沒想到,後世借書人臉皮這樣,而書主人反而變得憂心如焚。

類例子有許多:同事知道你帶紙巾,所以總是你要紙,你於忍無可忍拒絕一次,指責你小氣;有人急匆匆地跑來借耳機,並表示嫌棄你,卻忘了你會嫌棄他;同一間宿舍舍友,擠一點你洗面奶就算了,還笑嘻嘻地想要借用牙膏和口紅……可恨是他人時間和技能,借用。

編輯幫忙免費寫稿,設計幫忙免費畫圖,老師幫忙免費補課,美其名曰“你來説費事”,本質上當代人深惡痛絕“嫖”。

其實,借用並非不能理解,誰沒有需要幫助時候?只是生活中有多人,認準了一個人借同一樣東西,一而再,再而三,有“別人既然有我不用買”架勢,只能讓人懷疑他們借東西動機是貪。

因為這種像“搶”一樣“借”多了,打破了人人之間分寸感,我們會“借”避而遠之。

九十年代,中國人市場經濟大潮中游了十多年泳,傳統借錢原則遇到挑戰,“欠錢是大爺”成為流行語,這種錯位成了文藝作品熱衷反映主題。

當時,黃宏和範偉合演了《楊白勞黃世仁》,這個小品裏,二人是劇院下海經商演員。

生意場上,範偉欠了黃宏錢,劇院要排演一出新戲,黃宏扮演黃世仁,範偉飾演楊白勞。

但戲中“黃世仁”欠債“楊白勞”無論如何起來,聲下氣地哀求——因為現實中債主盼着欠債者能錢。

觀眾大笑之餘,明白了一個現實:借出去要回來。

其實,借錢借物本身,出借者損失那一方。

錢,房子、車子、電腦、手機、書物品借出去多多少少會受到損耗,而金錢本身存在時間成本。

但這於出借者一無所獲,面子之外,他們得到了下一次接受幫助可能。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