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名中的 |日本人名 |是什麼意思 |【介 古代人名】

仮名類似中國古代人名「字」、「號」,江户時代以前用來避開直呼姓名。

日本「太郎」、「次郎」表示年長順序的仮名,主要官名相關的仮名了。

日本人名,稱和名,家族姓氏(苗字/名字/みょうじ Myōji),以及個人名(名前/なまえ Namae)組成。

由一至四個漢字組成,有九個漢字。

日語和漢語中,姓氏前,名後;使用西方語言或轉寫成拉丁字母時,大多西方慣例,名前,姓氏後。

日本氏,歷史上,指是氏族(氏名),包括了源氏、平氏和藤原氏日本氏族,古時事某一職業氏族集團。

現代日本民法中,氏代表了某個人家族姓氏。

日本政府2020年1月1日起,公文書上用「先姓後名」方式來記載日本人姓名羅馬拼音,這項原則相關部會協商,但民間使用各業界各自判斷[1]。

「先姓後名」順序,相關部會確認,如果要明確讓人知道哪個字是姓氏時,那個字羅馬拼音全部使用寫。

例如前首相安倍晉三寫成Shinzo Abe,未來希望能「」Abe Shinzo。

古代日本只有名沒有姓。

後來,和朝廷日本南部很多國統一一個國家,其統治基礎是氏姓制度。

和朝廷天皇首,掌握着中央政權貴族隸屬於朝廷豪族之間建立了有血緣關係集團,這些集團稱“氏”,一個“氏”一個貴族世家。

此時氏並只限於父系或母系家族,它並非社會集團,而是建立朝廷中央豪族,獨佔或世襲官職,藉助朝廷農民進行統治。

因此,這些氏,其職務、領地、居住地來命名,稱為“氏名”,如“出雲氏”、“忌部氏”、“中臣氏”、藤原氏。

有氏名來、技藝,如久米直氏。

後來,和朝廷維護統治秩序,貴族頒賜“臣”(臣/おみ Omi)、“連”(連/むらじ Muraji)、“君”(君)、“”()、“相臣”(相臣)、“伴造”(伴造/とものみやつこ Tomonomiyatsuko)、“百八十部”(百八十部/ももあまりやそのとも Momoamariyasonotomo)、“國造”(國造/くにのみやつこ Kuninomiyatsuko)、“縣主”(県主/あがたぬし Agatanushi)、“真人”(真人/まひと Mahito)、“朝臣”(朝臣/あそみ、あそん Asomi、Ason)、“宿禰”(宿禰/すくね Sukune)、“忌寸”(忌寸/いみき Imiki)、“道師”(道師/みちのし Nichinoshi)、“稻置”(稲置/いなぎ Inagi)30個“姓”(姓/かばね kabane)。

當時以明治政府高官例,伊藤博文諱、板垣退助通稱(板垣諱是形)來登錄。

大化改新後,因為實施了官位制,此時表示身份地位姓失去了意義,貴族社會於稱姓,地稱氏了。

西元910世紀(時代)起,出現了稱呼——苗字(苗是分支意思)。

於社會發展,原有氏族分成若干個家族,這些家族以其職業、居住地、官職名或以其私有土地地名假名相稱,這些稱呼成了“苗字”。

苗字是一個家族從氏族本家分離出去後產生姓氏。

此後氏、姓、苗字融為,統稱苗字。

與「姓」來源於天皇賞賜,「家名(苗字)」不是天皇所賜,可以個人決定。

「家名」指是一家名稱,來源於地名、屋號,另外有一些受主家賞賜例子,比如羽柴秀吉,其苗字“羽柴”便是來自織田信長賞賜。

至於「通稱(字)」和「諱」,是一個人名。

「諱」是本名,中國習慣,避諱會直接使用,而是轉用「通稱」稱呼。

可見,明治維新之前,日本貴族男性姓名包括:「家名(苗字)+通稱(字)+氏」或「姓+諱」;而武士或平民姓名構成:「家名(苗字)+名」(於武士諱,但平民場合顯然有避諱一説)。

如織田信長,其姓名為“織田彈朝臣信長”。

其中織田「家名(苗字)」,「彈」通稱(官名),「平」為「氏」,「朝臣」為「姓」,「信長」為「諱」。

如,德川家康全名是“德川次郎三郎源朝臣家康”,其中“德川”是“家名(苗字)”,“次郎三郎”是“通稱”,“源”是「氏」,而“朝臣”是「姓」,“家康”是「諱」。

此外,因為認為是天神後代,而處於賜姓臣民社會頂層,所以日本天皇和皇族是只有名而沒有姓。

日本1875年《平民苗字稱義務令(日語:平民苗字稱義務令)》[2]之前只有佔人口數貴族、武士才有資格公開場合使用自己姓氏,絕大多數人(95%以上)姓只能在沒有武士公人場私下場合使用[3][4]。

1870年(明治3年),徵兵、徵税、製作户籍需要,明治天皇頒佈了《平民苗字許可令》[5]容許以前不準使用姓氏平民使用姓氏,但習慣稱姓日本平民此並,故工作推行。

因此,於1875年(明治8年)明治天皇頒佈了《平民苗字稱義務令(日語:平民苗字稱義務令)》,規定所有日本人使用姓氏,而僧侶沒有姓氏或者忘記姓氏人則需要創造新姓,稱為「明治新姓」[6]。

隨著日本姓氏數量增長,1898年,政府制定了户籍法,每户姓這下來,不得任意更改。

見姓氏有40多個,其中鈴木、佐藤、田中、山本、渡邊、橋、小林、中村、伊藤、齋藤十大姓佔總人口10%,有1000多萬。

使用人數排3600位後姓氏是姓氏。

日本,各地姓氏分佈是一,這和其民族構成有關係。

例如沖繩「那嶺」多,這是因為古時那裏是琉球國緣故,地本來用漢姓士族後裔祖先封地苗字,平民自己所住地名作苗字。

而北海道地方「金田一」多,這是因為那裡是阿伊努族聚居地方。

由此,中國傳統命名習慣引入後,名漢文表記情況下中國稱為諱。

日本和中國有靈魂宗教思想。

因此時代,武士人建立主從或師徒關係時,會主君或師父提交寫下自己名字名簿。

而因為日本古代女性親子關係和夫婦關係以外,很少會有社會主關係,因此一般而言,她們名會秘密匿藏,這造成即使是當時活躍人物,後世實名不明情況普遍。

這清少納言、紫式部、菅原孝標女實名不明原因(納言和式部是作為女房官職名。

而孝標女直接父親菅原孝標名創造出來)。

而時代後人是居住邸宅所在地地名或官職名變為自己通稱,武士身分低下人會太郎、次郎兄弟出生次序來命名,這種通稱航為假名。

關於假名,室町時代後,出現了官職百官名、東百官人名情況,如兵衞、衞。

此種諱作區通稱作為人名情況持續明治時代。

直到明治,1870年(明治3年)12月22日太政官宣佈「官輩名稱儀是迄苗字官相署シ來候処今官苗字実名署シ可申事」、1871年(明治4年)10月12日太政官宣佈「位記官記ヲメ一切公用ノ文書ニ姓屍ヲキ苗字実名ノミ相用候事」、1872年(明治5年)5月7日太政官宣佈「従來通稱名乗両様來候輩今一名タルヘキ事」,於是官方正式廢止諱和通稱。

所有日本國民户籍要「氏」和「名」來登錄,此前持有多個名(同時擁有諱和通稱)人可以自己選擇來登錄户籍「名」,登錄時沒有婚姻或養子關係人禁止改名。

現代日本人名藝名或化名外,漢字組成,日本皇室男性成員名多以“仁”作結尾,例如仁天皇,女性成員多以“子”作結尾,如愛子內親王。

現代日本人名藝名或化名外,漢字組成,日本皇室男性成員名多以「仁」作結尾,例如仁天皇,女性成員多以「子」作結尾,如愛子內親王。

男性普遍「介」、「助」、「郎」、「夫」、「雄」、「哉」、「」、「彥」、「」結尾。

女性會「子」、「美」、「雪」、「恵」、「香」作結尾。

現代日本人名選字受常用漢字和人名漢字限制,但這兩種漢字中包含了一些合用於人名漢字,如「悪(惡)」。

「魔命名騷動」即是符合人名漢字政策,但名本身一例。

傳統上漢字命名以示,但於二次大戰後户籍法規規定名可用片假名或平假名登記,所以有使用本名藝人如宇多田光(宇多田ヒカル)、長澤雅美(長澤まさみ)、真鍋香織(眞鍋かをり)、澤尻英龍華(沢尻エリカ)及澤城美雪(沢城みゆき)等為假名命名情形。

二戰後有日本人使用西方人名,但假名書寫:比如美國聯邦參議員丹尼爾·井上(日語:ダニエル・イノウエ)、美國前商務部長諾曼·峯田(日語:ノーマン・ミネタ)以及秘魯前總統阿爾韋託·藤森(日語:アルベルト・フジモリ)和土屋安娜(日語:土屋 アンナ)。

日本於「某人物諱使用同一漢字是這個人物」觀念上中國和朝鮮,是相反。

時代中期,漢字名使用兩個字情況變得普遍,後來日本,「通字」、「系字」家旗代代繼承,先祖名中文字會作諱。

後期後皇室中,歷代天皇大半會諱字「仁」來改名。

日本人名,稱和名,家族姓氏(苗字/名字/みょうじ Myōji),以及個人名(名前/なまえ Namae)組成。

由一至四個漢字組成,有九個漢字。

日語和漢語中,姓氏前,名後;使用西方語言或轉寫成拉丁字母時,大多西方慣例,名前,姓氏後。

日本氏,歷史上,指是氏族(氏名),包括了源氏、平氏和藤原氏日本氏族,古時事某一職業氏族集團。

現代日本民法中,氏代表了某個人家族姓氏。

日本政府2020年1月1日起,公文書上用“先姓後名”方式來記載日本人姓名羅馬拼音,這項原則相關部會協商,但民間使用各業界各自判斷[1]。

“先姓後名”順序,相關部會確認,如果要明確讓人知道哪個字是姓氏時,那個字羅馬拼音全部使用寫。

例如前首相安倍晉三寫成Shinzo Abe,未來希望能“”Abe Shinzo。

古代日本只有名沒有姓。

後來,和朝廷日本南部很多國統一一個國家,其統治基礎是氏姓制度。

和朝廷天皇首,掌握着中央政權貴族隸屬於朝廷豪族之間建立了有血緣關係集團,這些集團稱“氏”,一個“氏”一個貴族世家。

此時氏並只限於父系或母系家族,它並非社會集團,而是建立朝廷中央豪族,獨佔或世襲官職,藉助朝廷農民進行統治。

因此,這些氏,其職務、領地、居住地來命名,稱為“氏名”,如“出雲氏”、“忌部氏”、“中臣氏”、藤原氏。

有氏名來、技藝,如久米直氏。

後來,和朝廷維護統治秩序,貴族頒賜“臣”(臣/おみ Omi)、“連”(連/むらじ Muraji)、“君”(君)、“”()、“相臣”(相臣)、“伴造”(伴造/とものみやつこ Tomonomiyatsuko)、“百八十部”(百八十部/ももあまりやそのとも Momoamariyasonotomo)、“國造”(國造/くにのみやつこ Kuninomiyatsuko)、“縣主”(県主/あがたぬし Agatanushi)、“真人”(真人/まひと Mahito)、“朝臣”(朝臣/あそみ、あそん Asomi、Ason)、“宿禰”(宿禰/すくね Sukune)、“忌寸”(忌寸/いみき Imiki)、“道師”(道師/みちのし Nichinoshi)、“稻置”(稲置/いなぎ Inagi)30個“姓”(姓/かばね kabane)。

這種姓是表示地位、門第、職務稱號,於爵位,屬世襲,是皇親外貴族用來區分身份地位標誌。

大化改新後,因為實施了官位制,此時表示身份地位姓失去了意義,貴族社會於稱姓,地稱氏了。

西元910世紀(時代)起,出現了稱呼——苗字(苗是分支意思)。

於社會發展,原有氏族分成若干個家族,這些家族以其職業、居住地、官職名或以其私有土地地名假名相稱,這些稱呼成了“苗字”。

苗字是一個家族從氏族本家分離出去後產生姓氏。

此後氏、姓、苗字融為,統稱苗字。

與“姓”來源於天皇賞賜,“家名(苗字)”不是天皇所賜,可以個人決定。

“家名”指是一家名稱,來源於地名、屋號,另外有一些受主家賞賜例子,比如羽柴秀吉,其苗字“羽柴”便是來自織田信長賞賜。

至於“通稱(字)”和“諱”,是一個人名。

“諱”是本名,中國習慣,避諱會直接使用,而是轉用“通稱”稱呼。

可見,明治維新之前,日本貴族男性姓名包括:“家名(苗字)+通稱(字)+氏”或“姓+諱”;而武士或平民姓名構成:“家名(苗字)+名”(於武士諱,但平民場合顯然有避諱一説)。

延伸閱讀…

日本人名中的「之助」、「之介」是什麼意思?

中國古代的人名文化

如織田信長,其姓名為“織田彈朝臣信長”。

其中織田“家名(苗字)”,“彈”通稱(官名),“平”為“氏”,“朝臣”為“姓”,“信長”為“諱”。

如,德川家康全名是“德川次郎三郎源朝臣家康”,其中“德川”是“家名(苗字)”,“次郎三郎”是“通稱”,“源”是“氏”,而“朝臣”是“姓”,“家康”是“諱”。

此外,因為認為是天神後代,而處於賜姓臣民社會頂層,所以日本天皇和皇族是只有名而沒有姓。

日本1875年《平民苗字稱義務令(日語:平民苗字稱義務令)》[2]之前只有佔人口數貴族、武士才有資格公開場合使用自己姓氏,絕大多數人(95%以上)姓只能在沒有武士公人場私下場合使用[3][4]。

1870年(明治3年),徵兵、徵税、製作户籍需要,明治天皇頒佈了《平民苗字許可令》[5]容許以前不準使用姓氏平民使用姓氏,但習慣稱姓日本平民此並,故工作推行。

因此,於1875年(明治8年)明治天皇頒佈了《平民苗字稱義務令(日語:平民苗字稱義務令)》,規定所有日本人使用姓氏,而僧侶沒有姓氏或者忘記姓氏人則需要創造新姓,稱為“明治新姓”[6]。

隨著日本姓氏數量增長,1898年,政府制定了户籍法,每户姓這下來,不得任意更改。

因為日本人姓氏可變性(開創新家業、家族集團分支或收養關係原因可以改姓,這是日本姓氏數目眾多主要原因)。

所以日本姓氏來源十分複雜,眾説紛紜。

一般而言,日本姓氏可以分為兩類:有和平民苗字稱義務令(日語:平民苗字稱義務令)後創立。

見姓氏有40多個,其中鈴木、佐藤、田中、山本、渡邊、橋、小林、中村、伊藤、齋藤十大姓佔總人口10%,有1000多萬。

使用人數排3600位後姓氏是姓氏。

日本姓氏是佐藤,其來源一説是來源於藤原秀鄉(即藤原家中擔任過左衞門尉(日語:左衞門尉))人後裔。

有指可能是因為日本人普遍希望自己家族興旺,像可以擔任公家藤原氏。

相類是其他眾多帶有“藤”字姓氏,寄託了期望。

日本第二姓氏是鈴木,和佐藤類,來源於時候武將姓氏。

日本人姓氏來源漢族姓氏來得複雜,其中可分為地名、國名、氏名、物象、職業、名、姓氏簡略、轉字、字、字、信仰、外來、佛教、合字、賜姓、商號、皇族宮號、稱謂、兩姓組合、公家、部民、神道、事件、商業、藝名、敬稱、族名、武家、歸化,其中地名姓佔多:山口、石川、中山、橋、松阪、橋本、清水、伊東、中村、山本、田中、小林地名。

日本,各地姓氏分佈是一,這和其民族構成有關係。

例如沖繩“那嶺”多,這是因為古時那裏是琉球國緣故,地本來用漢姓士族後裔祖先封地苗字,平民自己所住地名作苗字。

而北海道地方“金田一”多,這是為那裏是阿伊努族聚居地方。

古代日本,每個人名可以訓讀來讀出來,但是顯得十分冗長,於是嵯峨天皇遣唐使菅原清公進言,男子名中兩個漢字變成一字一音,女子名則變成“~子”,使用漢風名[來源請求]。

由此,中國傳統命名習慣引入後,名漢文表記情況下中國稱為諱。

日本和中國有靈魂宗教思想。

因此時代,武士人建立主從或師徒關係時,會主君或師父提交寫下自己名字名簿。

而因為日本古代女性親子關係和夫婦關係以外,很少會有社會主關係,因此一般而言,她們名會秘密匿藏,這造成即使是當時活躍人物,後世實名不明情況普遍。

這清少納言、紫式部、菅原孝標女實名不明原因(納言和式部是作為女房官職名。

而孝標女直接父親菅原孝標名創造出來)。

而時代後人是居住邸宅所在地地名或官職名變為自己通稱,武士身分低下人會太郎、次郎兄弟出生次序來命名,這種通稱航為假名。

關於假名,室町時代後,出現了官職百官名、東百官人名情況,如兵衞、衞。

此種諱作區通稱作為人名情況持續明治時代。

直到明治,1870年(明治3年)12月22日太政官宣佈“官輩名稱儀是迄苗字官相署シ來候処今官苗字実名署シ可申事”、1871年(明治4年)10月12日太政官宣佈“位記官記ヲメ一切公用ノ文書ニ姓屍ヲキ苗字実名ノミ相用候事”、1872年(明治5年)5月7日太政官宣佈“従來通稱名乗両様來候輩今一名タルヘキ事”,於是官方正式廢止諱和通稱。

所有日本國民户籍要“氏”和“名”來登錄,此前持有多個名(同時擁有諱和通稱)人可以自己選擇來登錄户籍“名”,登錄時沒有婚姻或養子關係人禁止改名。

當時以明治政府高官例,伊藤博文諱、板垣退助通稱(板垣諱是形)來登錄。

現代日本人名藝名或化名外,漢字組成,日本皇室男性成員名多以“仁”作結尾,例如仁天皇,女性成員多以“子”作結尾,如愛子內親王。

延伸閱讀…

日本人名

日本人名-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男性普遍“介”、“助”、“郎”、“夫”、“雄”、“哉”、“”、“彥”、“”結尾。

女性會“子”、“美”、“雪”、“恵”、“香”作結尾。

現代日本人名選字受常用漢字和人名漢字限制,但這兩種漢字中包含了一些合用於人名漢字,如“悪(惡)”。

“魔命名騷動”即是符合人名漢字政策,但名本身一例。

傳統上漢字命名以示,但於二次大戰後户籍法規規定名可用片假名或平假名登記,所以有使用本名藝人如宇多田光(宇多田ヒカル)、長澤雅美(長澤まさみ)、真鍋香織(眞鍋かをり)、澤尻英龍華(沢尻エリカ)及澤城美雪(沢城みゆき)等為假名命名情形。

二戰後有日本人使用西方人名,但假名書寫:比如美國聯邦參議員丹尼爾·井上(日語:ダニエル・イノウエ)、美國前商務部長諾曼·峯田(日語:ノーマン・ミネタ)以及秘魯前總統阿爾韋託·藤森(日語:アルベルト・フジモリ)和土屋安娜(日語:土屋 アンナ)。

日本於“某人物諱使用同一漢字是這個人物”觀念上中國和朝鮮,是相反。

  唐代有一個詩人叫王渙,他那首“黃河遠上白雲間”《涼州詞》極。

但唐人薛用弱《集異記》王渙寫成“王渙之”,有寫成“王奐”。

這位詩人名字中有無“”字,是“渙”還是“渙之”,頗引得文學研究者爭論不休。

  如晉代書法家王羲之,諸子七人名為獻、凝之、操之,全帶“”。

不僅如此,其孫輩以下有很多人名中有“”。

據研究者統計,羲家族五輩人中共有七十二人名字中帶“”。

這重避諱古代社會,是理解。

  一位史學家認為,王氏家族信道教,“”是道教標誌。

此説。

事實上,道教產生之前先秦時代,人名中多有帶“”“施”之類語辭者。

如春秋有名曰“介推”者,《左傳》僖公二十四年:“晉侯賞亡者,介推不言祿,祿亦弗及。

”其他如《論語》將“孟反”寫成“孟之反”,《孟子》將“孟舍”寫成“孟施捨”。

  漢代後如此。

如漢代有個農學家叫氾勝,他寫了我國古代第一本農書《氾勝書》。

《漢書·藝文志》農家記為“氾勝十八篇”。

但後人引用,多作“氾勝”而“”字。

如唐人賈公彥“漢時農書有數家,氾勝上”,宋人《郡齋讀書志》“採氾勝種樹書”。

王羲之家族諸帶“”者,“”可以省略,如王獻之稱王獻(《初學記》),王彪稱王彪(《太平御覽》引),王悦之作王悦(《宋書》)。

類似例子不勝枚舉。

  那麼,古代人名中“”字何以有加有不加,這個“”字起什麼作用?  其實古人有解釋。

如漢趙岐注《孟子》雲:“孟,姓;舍,名;施,發音。

施捨言其名,但曰舍。

”晉人杜預注《左傳》雲:“介推,文公微臣。

,語助。

”這裏説“語助”“發音”是指“意內而言外”(許慎語)“詞”,它是只在書面語出現而口語中並存在“非口語成分”。

説,口語中人名,是沒有“”,帶“”只是書面語寫法。

  書面語閲讀時,這個“”字可以讀出來,此之謂“發音”,稱“發聲”。

至於“”於書面語有加有不加,主要作者行文需要而定。

南齊文學家顏延,蕭子顯《南齊書·文學傳論》中兩次稱“顏延”:“張眎擿句褒貶,顏延圖寫情興。

”“顏延《楊瓚》,自比《馬督》。

”鍾嶸《詩品》序如是:“顏延論文,精而難曉。

”這幾處寫“顏延”而“”字,前後仗需要。

  “”字可加可不加,可顛倒位置。

如《顏氏家訓》作者顏之推,亦作顏推之,他名字口語中“顏推”二字而已。

王獻之口語中稱王獻,書面語中稱“王之獻”。

唐《張節墓誌》中有“王之獻竹,列池亭;陶淵明柳,蒔於門徑”語,前一句是引羲、獻合書“鵝池”典故。

此處“獻”倒為“獻”,是修辭需要,避“之之”連用。

  楊伯峻先生此有一個看法:“‘介推’本名‘介推’,‘’字是加進去。

《孟子》‘孟施捨’本名孟舍,‘施’字是加進去。

古人説話或行文時候,圖語句,聲音節奏,可以加一個不相干字到句中去。

”這種理解是正確。

古人讀書謂“誦”,有節奏地朗讀,詩歌如此,散文如此。

但口語是講節奏,故文人文,口語中加入虛字,以求語句,產生節奏感。

“”常用虛字,它句中起音節作用,並無實義。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