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字儘量是宇字 |取個姜姓的名字和小名 |姜宇什麼好聽男孩 |【女孩叫姜宇什麼好聽】

生辰八字取名,如果您知道寶寶五行缺什麼或者寶寶喜神是什麼時,您可以點擊底部寶寶起名按鈕免費分析。

——取自()雪庵詩詞《可憐剃頭者,人剃其頭。

》宇:宇字唸作yǔ,宇字五行屬土,用作人名意指大度、大氣、儀表堂堂、。

:字唸作yì,字五行屬土,用作人名意指一樣、、義;宇:宇字唸作yǔ,宇字五行屬土,用作人名意指大度、大氣、儀表堂堂、。

欽:欽字唸作qīn,欽字五行屬金,用作人名意指敬佩、讚賞、前程似錦;——取自江緯詩詞《退處鄉關,幽棲林藪,舍宇第須茅蓋。

》宇:宇字唸作yǔ,宇字五行屬土,用作人名意指大度、大氣、儀表堂堂、。

苘:苘字唸作qǐng,苘字五行屬木,——取自釋居簡詩詞《束誅雲師,前驅卷晴宇。

》宇:宇字唸作yǔ,宇字五行屬土,用作人名意指大度、大氣、儀表堂堂、。

領:領字唸作lǐng,領字五行屬火,用作人名意指、將風範、義;宇:宇字唸作yǔ,宇字五行屬土,用作人名意指大度、大氣、儀表堂堂、。

鑑:鑑字唸作jiàn,鑑字五行屬金,用作人名意指觀察、、精神振奮之義;宇:屋檐,泛指房屋,形容人風度,儀表,如氣宇軒昂,義。

宇字五行屬土,用作人名意指大度、大氣、儀表堂堂、。

:表強調,如在辭,無所不在。

指決定,存在,如青春。

字五行屬土,用作人名意指、活力、青春駐義;宇:屋檐,泛指房屋,形容人風度,儀表,如氣宇軒昂,義。

宇字五行屬土,用作人名意指大度、大氣、儀表堂堂、。

談:指言論;稱讚;融洽。

談字五行屬火,用作人名意指包容、、能言善辯之義;姜姓起源 本站名字單字含義解釋説來康熙字典數據。

姜宇奚,本名字打分82分。

“姜宇奚”讀音:jiāng、yǔ、xī,音調:陰平、上聲、陰平,聽來動人眾。

關於姜宇奚信息請見下文。

“姜宇奚”讀音:  jiāng  yǔ  xī,音調:  陰平  上聲  陰平姜 :9畫, 部首女, 上下結構。

宇 :6畫, 部首宀, 上下結構。

奚 :10畫, 部首, 上中下結構。

用作人名意指大度、大氣、儀表堂堂、。

宇字五行土,此字能地您姓氏搭配,可彌補性格缺陷,增強忍耐力,變、言行一致、志誠。

奚字五行木,此字能地您姓氏搭配,可彌補性格缺陷,增強上進心,變博愛、温文爾雅、氣宇軒昂。

曠曠宇宙內,顧奚獨汝曹。

—— 周行己《營居》
廓宇宙以為量兮,奚自適而,風休而水釋。

—— 黃庭堅《樂詞寄黃幾復》
院宇,。

—— 吳潛《暗香》
)履謙宇允臧。

—— 王無競(《全唐詩》卷六七)《君子有所思行》
復春催杜宇,是他杜宇喚春歸。

—— 玉蟾《曉巡北圃七 其七》
五臣相,宇宙一。

—— 周紫芝《時宰生日樂章七首 泰一徠章第六》
爾崒奚寺,爾盤奚宮。

—— 林希逸《題江貫道山水四言》
退黜奚戚,進升奚慕。

—— 葛勝仲《茶山解嘲》
脩身既,奚訾奚。

—— 釋善珍《祭靜江帥吏部》
奚蠹莫理,奚墜莫撐。

—— 程公許《明禋進戒詩》紫芝眉宇 —— 取自《成語大全》解釋:稱頌人德行高潔詞。

氣宇軒昂 —— 取自《成語大全》解釋:形容人精力充沛,風度。

聲振寰宇 —— 取自《成語大全》解釋:寰宇:天下。

形容聲威。

選字時要避免多音字、雙聲(聲母)、疊韻(韻母)詞出現,並且注意音調變化,做到”抑揚頓挫”。

起名時要避免結構、部首,名字筆畫多寫,筆畫不能,要。

字義應構思、寓意,盲目風、不辨性、詞義或使用避諱字。

經五格剖象法深度分析,姜宇奚五格配置!姜宇奚 五格分數82 分,擊敗全國81.36%人!五格寓意非業破運,災難,進退維谷,萬事難成。

家庭親情不立,兄弟相隱,離祖敗家,凡事善忍家中和平。

泥身進海,以為繼。

三才配置不善者命運多、病弱。

金木者安全。

含義物象。

破敗衰亡數,具有短命非業誘導。

危機四伏,災,禍頻臨,一生不得安寧,不如意,萬事難成,陷於逆境。

或導致病、短命、非業、破滅,或幼時親,而陷困苦,或嘆子女,或男女失偶。

五格寓意資性英敏,才能奇特,克服,。

家庭而者,家庭,子孫昌盛。

,“三才”者可望長壽。

含義資性英敏,有才能。

行事,能成就大業而獲。

其性情言語偏激,脾氣,人交往欠,意氣事,無禮,弄吉反。

慎戒之吉。

五格寓意重載德,安富尊榮,財官雙美,功成名就。

家庭春日花開,可望家庭。

男子有賢妻,女子早婚。

花草逢春,溺於色情,者可望長壽。

含義反兇化吉象。

位尊望重,建立基業。

雅量,智多謀,善於協調,所謀如意,家門,福祿壽俱全。

為大事大業可成,暗示。

屬首領運數。

五格寓意萬物,調順發達,澤世,。

數理及含義(旱苗逢雨) 逢雨之象,挽回家運回春數。

家庭養蜂結蜜,事事和順,處處。

河川永,可望長壽。

含義旱天降雨象。

陽復,享天賦。

萬事順利發展,。

有得,興家業暗示。

能挽回家運和吉數。

考慮到「嫄」字雖然有古風,姓搭配,但生活中見,改成「姜原」,是了,風味失去。

世間沒有兩全法,誰做不到既負不負,得看個人喜好。

厥初生民,時維姜嫄。

生民如何,克禋克祀,弗無子。

——大雅·生民之什 生民 周 · 詩經  神凰體覺醒,讓柳若曦心中鬱氣疏散了,臉上展露笑顏。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目光盯着襁褓中女嬰,眼睛捨不得離開半秒鐘。

  “不是朱雀不滅體,而是排名第四神凰體!”  姜家第八祖聲音有些顫抖。

  姜家古籍記載,荒古時代,但凡擁有神凰體,會成為大帝。

  就算登臨帝位,大成神凰體,可戰古之大帝。

  這意味着,姜家未來大世之爭中,是佔據了一席之地!  “天佑我姜家!!”  “老夫要這女娃取名字,神凰體,不如叫姜凰如何?”  姜家第七組捋着鬍鬚,笑容面道。

  “姜凰,姜家鳳凰,,老夫贊同!”  其他老祖附和道。

  柳若曦聽到這個名字,心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什麼姜家鳳凰,土死了,本帝名字多聽!”  可是她現在只是個嬰兒,無法開口反駁,只能蹬着胳膊小腿,表達自己。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目光盯着襁褓中女嬰,眼睛捨不得離開半秒鐘。

  “不是朱雀不滅體,而是排名第四神凰體!”  姜家第八祖聲音有些顫抖。

  姜家古籍記載,荒古時代,但凡擁有神凰體,會成為大帝。

  就算登臨帝位,大成神凰體,可戰古之大帝。

  這意味着,姜家未來大世之爭中,是佔據了一席之地!  “天佑我姜家!!”  “老夫要這女娃取名字,神凰體,不如叫姜凰如何?”  姜家第七組捋着鬍鬚,笑容面道。

  “姜凰,姜家鳳凰,,老夫贊同!”  其他老祖附和道。

  柳若曦聽到這個名字,心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什麼姜家鳳凰,土死了,本帝名字多聽!”  可是她現在只是個嬰兒,無法開口反駁,只能蹬着胳膊小腿,表達自己。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不是朱雀不滅體,而是排名第四神凰體!”  姜家第八祖聲音有些顫抖。

  姜家古籍記載,荒古時代,但凡擁有神凰體,會成為大帝。

  就算登臨帝位,大成神凰體,可戰古之大帝。

  這意味着,姜家未來大世之爭中,是佔據了一席之地!  “天佑我姜家!!”  “老夫要這女娃取名字,神凰體,不如叫姜凰如何?”  姜家第七組捋着鬍鬚,笑容面道。

  “姜凰,姜家鳳凰,,老夫贊同!”  其他老祖附和道。

  柳若曦聽到這個名字,心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什麼姜家鳳凰,土死了,本帝名字多聽!”  可是她現在只是個嬰兒,無法開口反駁,只能蹬着胳膊小腿,表達自己。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姜家第八祖聲音有些顫抖。

  姜家古籍記載,荒古時代,但凡擁有神凰體,會成為大帝。

  就算登臨帝位,大成神凰體,可戰古之大帝。

  這意味着,姜家未來大世之爭中,是佔據了一席之地!  “天佑我姜家!!”  “老夫要這女娃取名字,神凰體,不如叫姜凰如何?”  姜家第七組捋着鬍鬚,笑容面道。

  “姜凰,姜家鳳凰,,老夫贊同!”  其他老祖附和道。

  柳若曦聽到這個名字,心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什麼姜家鳳凰,土死了,本帝名字多聽!”  可是她現在只是個嬰兒,無法開口反駁,只能蹬着胳膊小腿,表達自己。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姜家古籍記載,荒古時代,但凡擁有神凰體,會成為大帝。

  就算登臨帝位,大成神凰體,可戰古之大帝。

  這意味着,姜家未來大世之爭中,是佔據了一席之地!  “天佑我姜家!!”  “老夫要這女娃取名字,神凰體,不如叫姜凰如何?”  姜家第七組捋着鬍鬚,笑容面道。

  “姜凰,姜家鳳凰,,老夫贊同!”  其他老祖附和道。

  柳若曦聽到這個名字,心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什麼姜家鳳凰,土死了,本帝名字多聽!”  可是她現在只是個嬰兒,無法開口反駁,只能蹬着胳膊小腿,表達自己。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就算登臨帝位,大成神凰體,可戰古之大帝。

  這意味着,姜家未來大世之爭中,是佔據了一席之地!  “天佑我姜家!!”  “老夫要這女娃取名字,神凰體,不如叫姜凰如何?”  姜家第七組捋着鬍鬚,笑容面道。

  “姜凰,姜家鳳凰,,老夫贊同!”  其他老祖附和道。

  柳若曦聽到這個名字,心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什麼姜家鳳凰,土死了,本帝名字多聽!”  可是她現在只是個嬰兒,無法開口反駁,只能蹬着胳膊小腿,表達自己。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這意味着,姜家未來大世之爭中,是佔據了一席之地!  “天佑我姜家!!”  “老夫要這女娃取名字,神凰體,不如叫姜凰如何?”  姜家第七組捋着鬍鬚,笑容面道。

  “姜凰,姜家鳳凰,,老夫贊同!”  其他老祖附和道。

  柳若曦聽到這個名字,心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什麼姜家鳳凰,土死了,本帝名字多聽!”  可是她現在只是個嬰兒,無法開口反駁,只能蹬着胳膊小腿,表達自己。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天佑我姜家!!”  “老夫要這女娃取名字,神凰體,不如叫姜凰如何?”  姜家第七組捋着鬍鬚,笑容面道。

  “姜凰,姜家鳳凰,,老夫贊同!”  其他老祖附和道。

  柳若曦聽到這個名字,心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什麼姜家鳳凰,土死了,本帝名字多聽!”  可是她現在只是個嬰兒,無法開口反駁,只能蹬着胳膊小腿,表達自己。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老夫要這女娃取名字,神凰體,不如叫姜凰如何?”  姜家第七組捋着鬍鬚,笑容面道。

  “姜凰,姜家鳳凰,,老夫贊同!”  其他老祖附和道。

  柳若曦聽到這個名字,心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什麼姜家鳳凰,土死了,本帝名字多聽!”  可是她現在只是個嬰兒,無法開口反駁,只能蹬着胳膊小腿,表達自己。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姜家第七組捋着鬍鬚,笑容面道。

  “姜凰,姜家鳳凰,,老夫贊同!”  其他老祖附和道。

  柳若曦聽到這個名字,心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什麼姜家鳳凰,土死了,本帝名字多聽!”  可是她現在只是個嬰兒,無法開口反駁,只能蹬着胳膊小腿,表達自己。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姜凰,姜家鳳凰,,老夫贊同!”  其他老祖附和道。

  柳若曦聽到這個名字,心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什麼姜家鳳凰,土死了,本帝名字多聽!”  可是她現在只是個嬰兒,無法開口反駁,只能蹬着胳膊小腿,表達自己。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其他老祖附和道。

  柳若曦聽到這個名字,心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什麼姜家鳳凰,土死了,本帝名字多聽!”  可是她現在只是個嬰兒,無法開口反駁,只能蹬着胳膊小腿,表達自己。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柳若曦聽到這個名字,心中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什麼姜家鳳凰,土死了,本帝名字多聽!”  可是她現在只是個嬰兒,無法開口反駁,只能蹬着胳膊小腿,表達自己。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什麼姜家鳳凰,土死了,本帝名字多聽!”  可是她現在只是個嬰兒,無法開口反駁,只能蹬着胳膊小腿,表達自己。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可是她現在只是個嬰兒,無法開口反駁,只能蹬着胳膊小腿,表達自己。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哈哈哈,你看凰兒多高興,看來她喜歡這個名字。

”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姜家八位老祖開懷大笑。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一旁姜無訕訕道:“幾位老祖,名字這件事……我心洛有了打算。

”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哦?”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姜家第七祖他投來目光:“説來聽聽?”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姜無嚥了咽口水,着頭皮道:“回幾位老祖,我心洛商量過,若是女娃,隨心洛姓氏,叫柳若曦。

”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若曦……這個名字……”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你説姓什麼?”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姜家第七祖先是點了點頭,而後覺察到了勁,眼珠子瞪得。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這可是我姜家子嗣,覺醒了神凰體,姓姜?”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八位老祖瞬間炸毛。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延伸閱讀…

取個姜姓的名字和小名

姜宇什麼好聽男孩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看着八位老祖要吃人樣子,姜無極如芒在背。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他看來,孩子不管姓什麼,是他血脈,無所謂。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可這幾個老祖,是活了幾十萬年人。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人,在乎傳承,更何況如今大世之爭即開啓,柳若曦覺醒了神凰體。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姓氏八位老祖眼中,了。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你這個小王八蛋,如此事,做決定?”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你這個欺師滅祖玩意!”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八位老祖怒氣沖天,脾氣第三祖,眼看着要動手了。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家主,幾位老祖,切莫動怒。

”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夫人腹中,有一個孩子!”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先前抱出孩子侍女跪一旁瑟瑟發抖,小聲提醒道。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話音落罷,整個天帝宮頓時陷入死。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所有人目光投向那侍女,襁褓中柳若曦是。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有一個……孩子?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姜無極目光如電,死死地盯着那侍女,一字一頓道:“你説,可是?”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延伸閱讀…

哪位大神給個好名字參考一下,姓姜,第二個字儘量是宇字

姜宇奚名字測試打分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家……家主……”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她只是個普通侍女,這些存在盯着,嚇得哭了。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你這個犢子,收斂氣息!”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姜家第一祖一巴掌直接拍姜無身上,而後語氣道:“你,道來。

”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啓稟家主,諸位老祖,夫人懷是龍鳳胎,如今腹中有一個男嬰,馬上出生了!”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轟!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侍女聲若蚊蠅,但落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耳中,如驚雷般,震耳聾!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龍!鳳!胎!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是龍鳳胎?!!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姜家之鳳出生,而且身懷神凰體,有大帝資。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那姜家之龍呢?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一時間,姜無極和姜家八位老祖心中充滿了期待!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若姜家再出一位真龍,那是不是能重現荒古時代了?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大驚小怪!”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襁褓中,柳若曦撇了撇嘴。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那強盜無賴是能轉世,但本帝可是覺醒了神凰體,他能比本帝?”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哼,那傢伙出世,本帝要教訓他,讓他吃下東西全部吐出來!”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哇!!!”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眾人翹盼時,一道嬰兒啼哭聲,響徹整個天帝宮。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出生了!出生了!”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是個男孩!”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伴姜宇出生,籠罩柳心洛四周白玉光繭破碎。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姜家八位老祖和姜無極掩飾心中,一步跨出,上前探查。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然而,不待他們有動作,天穹之上突然浮現出一道半虛幻金色枷鎖。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一股到讓姜無心顫氣息,那金色枷鎖之上傾瀉而下。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這是……”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姜無極和八位老祖面露。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見那金色枷鎖上,有無數規則流轉,彷彿要鎮壓世間一切。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天道秩序!”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天道允許這個嬰兒出世?!!”  姜無極人心中震撼。

  是什麼樣真龍出世,連天道規則秩序要出現幹預。

  “不行,這是我姜家真龍,允許天道埋沒!”  姜家第一祖怒喝一聲,想要出手阻攔那金色枷鎖落下。

  其他七位老祖出手。

  然而,他們攻擊是石沉大海,只是讓金色枷鎖泛起道道漣漪。

  “大哥,不行,此乃天道規則,吾規則之內,如何能影響規則?”  襁褓中。

  姜宇打量着四周,目光投向那金色枷鎖。

  道體過逆天,連天道不容。

  “區區天道規則,想要限制道體?”  他攥小拳頭,伸了個腰。

  剎那間,一股無倫比氣血力,如火山體內噴發而出,凝聚成十道氣血神龍,那十道金色枷鎖橫撞去。

  咔嚓!  金色枷鎖氣血神龍相撞。

  第一道金色鎖鏈,應聲崩碎。

  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後,十道金色枷鎖,齊齊破碎,化作無數規則碎片,消散於天地之間。

  轟!  於此同時,九天之上,風雲變色,驚雷湧動!  諸多聖人虛影撥開雲霧,天穹降臨姜家神島之上,齊齊襁褓中姜宇朝拜。

  不但如此,蒼穹之上,知道何時多了十輪太陽,環繞神島四周。

  一株遮天蔽日青蓮,搖曳而生。

  處天際,滾滾波濤席捲而來,一輪皎潔明月升起。

  ……  “萬聖朝拜!”  “十曜當空!”  “苦海種青蓮!”  “海上生明月!”  無數異像,接二連三出現,讓整個姜家神島籠罩其中。

  “這……是何等妖孽體質?古之大帝出生時,過如此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