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媽媽之困 |非婚生子女親子關係的認定難點和司法規則 |撫養權歸誰 |【未婚生子女命】

現代社會中,生育政策開放和人們思想觀唸解放,諸如未婚生子、同居生子情況見,而且社會接受。

我國法律明確規定,非婚生子女婚生子女享有同等地位。

但是司法實踐中,於法律證明要求,非婚生子女權益保護面臨諸多障礙。

於這一問題,筆者專門北京、上海、深圳三個地區司法實踐情況進行了檢索和分析,司法實踐中非婚生子女親子關係認定,總結歸納了若干裁判規則和實務要點,以期為非婚生子女依法維權提供一些啓發。

所謂非婚生子女,俗稱“私生子”,是指沒有合法婚姻關係男女雙方生育子女,這一概念和“婚生子女”應。

於非婚生子女法律地位,我國《婚姻法》第二十五條明確規定:“非婚生子女享有與婚生子女同等權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視。

”通過《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一條明確規定:“非婚生子女享有與婚生子女同等權利,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視。


由此可見,我國法律下非婚生子女法律地位和婚生子女,即,我國法律中關於婚生子女規定適用於非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同樣享有民法典婚姻家庭編和繼承編下所有權利。

雖然我國法律於非婚生子女法律地位進行了規定,非婚生子女具有和婚生子女同等法律地位。

但是司法實踐中,非婚生子女權益保護是一個突出問題,其中一個主要原因便是非婚生子女親子關係認定存在。

我國,婚生子女實行推定制度,即,合法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受胎或者出生子女,推定為夫妻雙方婚生子女。

婚生子女出生之日起享有民法典婚姻家庭編和繼承編規定權利,舉證證明親子關係。

但非婚生子女則。

於非婚生子女來説,想要主張民法典婚姻家庭編和繼承編下權利,證明親子關係。

例如,非婚生子女和婚生子女依法享有繼承權,但是司法實踐中,非婚生子女要主張繼承權,證明其繼承人之間親子關係。

如果沒有進行親子鑑定,辦理出生證明或者出生證明中載明父親信息,生父過世,非婚生子女想要證明親子關係度。

司法實踐中,非婚生子女親子關係認定方式主要有以下兩種:
第一種是運用技術手段,進行親子關係鑑定。

親子關係鑑定,是專業司法鑑定中心,於兩名或者多名自然人之間親緣關係進行鑑定,從而得出是否具有親緣關係結論;
第二種是適用法律規則,進行親子關係推定。

有些情況下,親子鑑定無法進行,例如父親配合,導致主觀上進行;或者父親去世火化,有DNA樣本,導致客觀上進行。

此,我國法律和司法解釋規定了親子關係推定規則,無法通過親子鑑定進行直接認定情況下,法院可以法律規則來推定親子關係是否成立。

司法實踐中,無論是運用技術手段進行親子關係鑑定,還是適用法律規則進行親子關係推定,非婚生子女想要證明親子關係,存在諸多障礙,下文親子關係鑑定和推定這兩個方面來歸納實務中操作要點。

親子關係鑑定是目前司法實踐中證明親子關係直接、是一種方式。

實踐中,進行親子關係鑑定對象和方式有以下幾種:
,當生父世情況下,親子關係雙方可前往醫院直接進行鑑定。

如果其中一方願意配合進行親子關係鑑定,另一方可以起訴法院提出親子關係鑑定申請。

如果親子關係父親在世,鑑定是,15個工作日出結果。

但如果父親世,進行親子鑑定,但有三種方式可行。

第一種方式,孩子、爺爺、奶奶這三人同時進行鑑定,從而得出孩子和過世父親之間親子關係。

爺爺、奶奶兩人健在情況下,如果能夠同時獲得爺爺和奶奶兩人進行鑑定,這是一種理想方式。

如果有爺爺一人,奶奶參與鑑定,性上大打折扣。

第二種方式,父親其他子女(婚生子女或者非婚生子女)和孩子同時進行親子鑑定,可以證明親子關係,但是其他子女人數要3個以上,如果人數,推導。

事實上,這一種方式現實中可行性。

,婚生子女和非婚生子女之間,有天然利益衝突,願意配合情況很少;其次,這種方式於其他子女人數有要求,實踐中可能滿足。

第三種方式,如果非婚生子女男孩,那麼可以家族中任一男性,例如父親兄弟、爺爺、爺爺兄弟男性,通過基因中Y染色體檢驗,推斷出鑑定人是否屬於同一父系。

但是,這一種方式無法直接證明親子關係,只能證明屬於同一父系。

江蘇法院公佈兩則婚姻家庭年度典型案例[1]中,法院認為,婚生子女無義務配合非婚生子女進行親子鑑定。

這兩則案例是非婚生子女主張繼承權典型案例,非婚生子女要求繼承人婚生子女配合進行親子鑑定,否則應當推定親子關係成立。

此,兩則案例中法院認為,婚姻法司法解釋中確立親子關係推定規則應當適用主體範圍嚴格限定父母子女之間,而並適用於兄弟姐妹之間,婚生子女並無配合非婚生子女進行親子鑑定義務,無親子關係推定規則適用餘地。

身份關係具有道德性和倫理性,財產,擴大親子關係推定規則適用主體範圍不符合法律及司法解釋精神。

隔一會他icloud密碼換了。

這一案例中,劉某某於2010年8月15日死亡,遺留房屋、汽車遺產共計1900餘萬元,未留遺囑。

劉某某於1989年8月藏某紅結婚,生育一女藏某某。

1995年2月,劉某某藏某協議離婚,定:藏某某由藏某紅撫養,劉某某每月負擔撫養費1000元,藏某某雙方事人今後各自擁有財產合法繼承人之一。

1997年12月劉某某姚某某結婚,生育子女劉甲、劉乙。

劉某某死後,藏某某主張繼承遺產。

姚某某採集藏某某頭髮劉某某生前使用牙刷中遺留物,隱名送鑑定機構進行DNA檢測,結論排除二人有親子關係,拒絕分配遺產藏某某。

藏某某起訴請求繼承劉某某遺產,被告姚某某人提出藏某某劉某某之間是否存在親子關係進行鑑定。

但藏某某不同意進行鑑定。

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審後認為,親子鑑定具有倫理性,涉及父母、子女隱私權,因此,主張親子鑑定應當嚴格限定於父母與成年子女本人。

繼承人劉某某生前提起否認親子關係訴訟,而是依離婚協議履行藏某某撫養義務。

另外,子女與父母有血親關係,不是享有繼承權條件,形成撫養關係繼子女、養子女,沒有血親關係可享有繼承權。

因此,一、二審不支持姚某某人親子鑑定主張,是依法藏某某及其母親名譽權、隱私權保護,是逝者劉某某名譽,是正確。

遺產分配優先死者生前意思表示,劉某某藏某離婚協議中明確表示:藏某某雙方事人今後各自擁有財產合法繼承人之一。

劉某某予以改變,藏某某定享有繼承權。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一例法定繼承案件[2]中,隔代採樣親子鑑定申請法院駁回。

這一案件中,(事人關係如下圖所示)王×2《居民户口簿》顯示,王×1(無其他曾用名)系王×2次子,2010年出生,出生地北京。

王×2另有一長子名叫王×3(曾用名袁×),2004年出生,出生地黑龍江省綏化市。

陳×1龍×確有一婚生之子陳×2,陳×2成年後未婚,並於2011年3月30日因病去世。

王×1起訴主張繼承權,並要求進行親子鑑定,但是遭到陳×1和龍×。

法院認為,雖然我國繼承法於繼承人資格規定,區分非婚生子女婚生子女,但本案而言,於王×2王×1出生前陳×2無夫妻關係,因此王×1是否能夠依法繼承陳×2遺產,需要王×1證明陳×2系自己親生父親,此基礎上,王×1可能繼承法主張相關權益。

本案中王×1法定代理人提交各種證據材料,沒有證據證明王×2陳×2之間存在男女關係親關係。

其次,王×1出生醫學證明陳×1、龍×一方質證情況和法院調查核情況不能作為確認王×1父親信息。

雖然,王×1本案中,提出書面申請,要求進行親子鑑定。

但於陳×2去世,鑑定採樣只能隔代取樣,親子鑑定本身存在風險。

同時,於親子鑑定進行,關係到倫理、道德、事人聲譽問題,王×1未能提供基本證據材料證明其陳×2存在血緣關係可能性前提下,陳×1、龍×堅決拒絕情況下,法院於王×1提出親子鑑定申請不予批准。

由此可見,親子鑑定具有倫理性和人身性,涉及事人隱私權、名譽權,繼承案件中應當考慮逝者。

因此,法院於親子鑑定持有態度,親子鑑定申請和親子關係推定嚴格遵循法律規則。

3. 父親配合情況下,如何進行親子鑑定?
實踐中,司法鑑定中心要求所有鑑定人親自到場進行鑑定,但是筆者檢索,司法實踐中存在一些案例,父親配合情況下,事人通過其他方式進行親子鑑定,且親子鑑定結論法院採納。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審理一起同居關係子女撫養案件[3]中,法院確認以下事實,2016年4月29日庭審結束後,被告飲用過“百歲山”礦泉水瓶丟棄法庭垃圾桶中,當日原告法院申請該棄置水瓶送檢樣本用以鑑定親子關係,本院準許後委託司法鑑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司法鑑定中心張某丙血樣送檢“百歲山”牌飲用水瓶口唾液斑進行DNA分型,檢驗結果:Amelogenin、DYS391和21個STR基因座進行檢驗,張某丙每個基因座等位基因可檢瓶口唾液斑基因型中找到來源,該唾液斑身源者基因型符合作為張某丙親生父親遺傳基因條件。

被告對本案DNA檢驗報告持有異議,認為法院準許原告庭審中被告飲用後丟棄礦泉水瓶進行鑑定違反中立性並屬強制鑑定。

此,法院認為,被告將庭審中飲用後水瓶丟棄法庭垃圾桶中系其自身意願及處分行為,該事實有庭審錄像予以證明,並鑑定檢材,被告雖提出送檢水瓶上指紋進行鑑定,但此後撤回該申請,故該送檢材料來源及鑑定程序合法。

另外,民事訴訟中,法院保障事人行使訴訟權利,被告拒絕配合親子鑑定雖然導致查明親子關係中喪失了一條途徑,但並意味着法律事實不應或不能查明。

事實上,親子關係關乎身份關係穩定及家庭和睦,未成年子女成長具有關作用。

出現差錯或懸而未決情況,擾亂家庭乃至社會關係穩定和諧。

因此,本案啓動DNA檢驗符合民事訴訟審理原則。

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審理一起撫養糾紛案件[4]中,原告證明其主張,提供了廣東華曦法醫物證司法鑑定《親子鑑定意見書》一份,系原告提取被告使用過水杯作為檢材,證明DNA結果分析,被告李某乙存在親子關係。

此,法院認為,本案中,原告提供了一系列證據,形成證據鎖鏈,足以證明被告李某乙存在親子關係可能性,並申請被告李某乙親子關係進行鑑定,被告雖然此予以否認,但未能提供足以反駁原告相反證據,且拒絕做親子鑑定,無法證據上推翻原告主張。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一起所有權糾紛案件[5]中,2012年5月,李某通過復旦學上海醫學院司法鑑定中心提供陸某煙蒂進行親子鑑定,結論陸某吳某有親子關係。

陸某該司法鑑定意見書不予認可,李某法院提出陸某吳某之間有無親生血緣關係進行鑑定,但遭陸某拒絕。

經法院釋明,陸某堅持己見。

此,一審法院認為,現李某提供了《親子關係鑑定書》證明陸某吳某具有親子關係,陸某該鑑定書不予認可。

經法院釋明後拒絕進行親子鑑定,由此產生後果應由其自行承擔,故依法推定李某主張成立,確認吳某李某陸某非婚生兒子。

二審法院認為,李某提供《司法鑑定意見書》作為一種諮詢報告而非法定鑑定報告,因而沒有其他證據相佐證情形下,該意見書作為司法鑑定結論從而直接認定陸某吳某具有親子關係。

但即便如此,該檢驗報告足以使本院陸某吳某之間是否存在親子關係產生合理懷疑。

從案件審理情況看,陸某該意見書並認可,但李某盡所有舉證方式,確定陸某吳某之間是否存在親子關係,目前情況下,進行鑑定是唯一證明方式。

然陸某經原審法院及本院釋明,可以進行鑑定情形下拒絕進行親子鑑定,使得負有舉證責任李某可能提供證據,從而導致陸某吳某之間是否存在親子關係無證可資證,維持了一審判決,確認了親子關係。

進行親子鑑定情況下,法院可以《婚姻法司法解釋(三)》規定,結合民事訴訟證據規則和案件事實,推定親子關係成立。

《婚姻法司法解釋(三)》第二條規定:“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確認親子關係存在,並提供證據予以證明,另一方沒有相反證據拒絕做親子鑑定,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請求確認親子關係存在一方主張成立。

事人一方起訴請求確認親子關係,並提供證據予以證明,另一方沒有相反證據拒絕做親子鑑定,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請求確認親子關係一方主張成立。


而通過《民法典》,成年子女擁有獨立訴權主張親子關係。

因此,適用親子關係推定規則關鍵於,上述司法解釋中“證據”應當如何理解?筆者檢索案例,司法實踐中主流裁判規則總結如下。

北京和上海地區多個案例中,法院認為,出生證明中父親信息可以作為《婚姻法司法解釋(三)》中“證據”,適用親子關係推定規則。

例如,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審理一起撫養費糾紛案例[6]中,法院認為,本案中,原告法定代理人明某被告依法登記結婚,2008年4月4日,原告法定代理人明某生育一女,即本案原告,出生醫學證明記載父親被告姓名及被告身份證編號,而被告經本院合法傳喚,應訴,配合進行親子鑑定,故本院原告提供證據推定被告明某系本案原告父母。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審理一起同居關係子女撫養糾紛案例[7]中,法院認為,本案中,崔×和朱×為同居關係,崔×提供出生醫學證明、新生兒乙肝疫苗接種管理三聯單、住院病案、保證書證據,可印證,證明朱×1朱×存在父子關係;同時,崔×申請進行親子鑑定,但朱×提供相反證據情況下,拒絕進行親子鑑定;綜上,本院推定朱×朱×1親生父親。

  一審判決書認定,男方(崔某)與女方(魏某)於2016年7月開始同居,女方於2017年10月5日生下一子,雙方登記結婚。

孩子(1.5歲)被判了男方,並要求女方每月男方支付3000元撫養費,直到孩子十八週歲。

  回憶起這段感情經歷,女方聲稱,他們正式一起是2016年7月份。

以下魏圓圓自述。

  一起後,崔曾我講過上一段戀情是一個北京女孩,談了六年,因為父母堅決不同意,分手了。

  2017年情人節後2月18號,我發現自己懷孕了。

他一開始態度,後來他他爸媽叫來,聽説我懷孕了,。

於是,雙方家長商量定4月初領結婚證。

  4月初,我搬進了崔名下位於(北京)朝陽區房子,本來滿心期待和他領證,但他舅舅卻突然過世了,他爸媽我説崔跟他舅舅親,這個時候結婚好像長輩尊敬,拖延了下來。

拖到4月底,崔又跟我説要去美國辦卡。

  因為他要去美國這件事,我覺得他沒有,5月初,他吵過一次。

那一次,我打電話到××中心説要引產,他語音電話裏阻止我引產。

  離預產期有一個月,公司人力資源找我,我要結婚證,我這時候知道,產假期間工資不是公司發,而是我們交生育補。

我崔打電話,説不能拖了,拖話,我產假工資怎麼辦?他我説,要回家他爸媽商量一下。

  那會兒要是去引產,搞不好沒了。

我問他你是不是不想結婚?不結可以,你我籤一個聯合撫養協議,孩子撫養權我,我要求孩子所有撫養費,他六我四。

到孩子生產,這個協議沒簽下來。

  生產完第13天,我在家裏翻了他電腦。

那天,電腦放沙發上,我突然想打開看看。

打開iCloud相冊,我看見3月底,他那個女孩日本;4月30日到5月初,他那個女孩美國;我6月18日兒子花了一萬元買各種養育用品那一天,他那女孩北京參加彩虹跑;7月,他説他去上海出差,是那個女孩一起……  沒看到10月份,他就出來我搶電腦,我讓他我解釋他們現在什麼關係。

他説,關係了。

我抱着電腦進了裏屋,反鎖了門,裏面哭,誰叫開門,當時腦子是完全亂的,知道該怎麼辦。

  那種情況下,我挑了幾張照片,複製原圖,粘貼到我手機裏。

回憶起這段感情經歷,女方聲稱,他們正式一起是2016年7月份。

後來我屋裏憋尿憋得不行了,門打開。

崔我解釋,説他們處很多年了,父母,矛盾,他説那個感覺好像是告別。

  輿論風口浪尖,這段感情男方口中,是另一版本。

以下為男方崔某自述。

  我和魏圓圓工作關係,2016年4月份第一次認識。

接觸一段時間後,她主動要求和我交往。

我魏明確表達過我情況,告訴她是不要一起,這樣我們公平,她公平。

她説她不在乎我任何事,願意去接受。

  交往過程中我倆發生了很多矛盾,2016年10月份我們協商分手。

然後,中間有一些見面,有爭吵、糾纏。

12月初,我提出徹底分手。

所以真真正正交往一起時間並不長,大多拉扯中度過。

  我手機系統是英文版,她提交我她孕期和前女友照片是中文版。

她説是我電腦上icloud導出,但是她並知道我密碼,定位地址和人物大都問題,但大部分時間是,有一些是我們2012年-2014年上學時照片。

2016年12月她砸過我手機,很多照片我手機裏有了。

事實上,她以前偽造過聊天記錄我看,另一台手機註冊信號,貼上方頭像和自己聊天,還用自己生命發誓説是。

  她時候父母離異,她心理造成了影響,我想這些經歷是造成她現在行為偏激原因。

我同情她,想要幫助她,後來回想起來很多東西並不是愛情,可能那段時間沒有分清同情和愛情吧。

  有孩子是。

剛知道懷孕,她要求讓我父母知道這件事。

那段時間她父母和我父母了我壓力。

她爸媽常跟我説,打孩子怎麼,説她子宮壁,懷孕。

我想為了孩子要婚結了,讓雙方父母那麼。

  2017年4月從魏搬進我家,我和家人照顧她,每個禮拜四五天左右我。

4-5月期間,她和我,我父母和她父母之間有了很多爭執和矛盾,我們雙方6月份,達成了結婚共識。

  2017年6月份,魏我一個聯合撫養協議,她認為我們兩個人辦法領證了,會我一個聯合撫養協議讓我簽字。

協議上寫了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她承擔40%我承擔60%孩子未來花銷。

第二件事情,她要我這個房子合法居住權,一方面我爸媽不是很,另一方面我諮詢了律師,沒有量化合法居住權是什麼東西,所以我簽。

  於花費,一審判各自出示了雙方對孩子全部花銷,魏提交所有對孩子開銷支出總共只有2萬餘元,而她同時認可孩子我家生活每個月開銷13000元以上,下來時候,每月超過了2萬元,上述費用是我們承擔。

  實際經濟上我們做要她想籤聯合撫養協議,但簽了協議會掩蓋一件事情,如果她中間做了一些事情,或者吵架,她可以拿法律協議説,我有這麼一個合理居住權,我要進入到你房子,這個我們,所以我們沒有簽署聯合扶養協議。

  頭尾,雖然我想過結婚,想孩子一個家,但我多是迫於雙方父母我壓力,照顧父母感受做迴應。

她認識我時,知道我是一個什麼狀況,所以整個過程中,並不是我隱瞞或者騙她造成。

我她從始,她可以做選擇,試圖和她結束這段關係。

這裏面有我性格問題,如果當初一下分手,可能會鬧到今天這樣。

  “父母子女關係跟夫妻之間關係是立。

非婚生育雙方誰直接撫養子女發生爭執,離婚子女撫養關係處理遵循原則,未成年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則。

判斷標準,前者參照適用後者相關規則。

”  《關於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子女撫養問題若干具體意見》第 1 條規定:“兩週歲以下子女,隨母方生活。

母方有下列情形之一,可隨父方生活:(1)患有久治不愈傳染性疾病或其他疾病,子女其生活;(2)有撫養條件撫養義務,而父方要求子女生活;(3)其他原因,子女確無法隨母方生活。

”  據《廣、佛、深三地中級法院婚姻家庭糾紛二審案件中關於子女撫養全歸屬問題》數據分析報告顯示,法院2歲以下獨生子女撫養權判歸父親案件佔10%,其原因是該子女隨父親生活,改變子女生活環境。

  魏小軍律師做了一個假設:“假如之前孩子母親照顧,沒有出現過擋,那她帶孩子去她感覺另一個地方住界定成是搶孩子。

”  那麼,孩子出生後,經常性地和誰一起生活?女方稱,孩子出生後第二年4月6日,她崔家人趕出了崔位於北京朝陽區房子。

  他讓我恨到決裂,不是因為發現他照片什麼,是因為一份購車。

沒有結婚證,我沒有辦法領產假工資。

產後我管他要產假工資和月嫂錢,產假工資差不多5萬,月嫂錢差不多一個月13000,兩個月月嫂錢加上產假工資8萬,他們家後我打了12000。

  我後來有一次他回家時翻他包,翻出了一張購車,是他2017年8月初去美國之前,他那個女孩買了一輛二手寶馬,價值255000。

  判決書裏,崔説我是(2017年)11月25日自己搬走,他説不是事實。

我有當天哺乳視頻,能説我搬走了嗎?那個時候,我們確實爭吵,我想搬走。

  我自己是學法律,我同學建議我説,不要他住在一起,要不然説這孩子是誰養,因為保姆錢確實是他出。

我想搬走,他爸媽勸我,產假時間,不用那麼急着搬,還是希望我倆感情能磨合磨合,希望我大度一點,不要介懷他那個女這樣那樣。

我説你們見過哪一個女人能承受得了,我這兒挺着大肚子,辛辛苦苦地孕育孩子,他外面東玩西玩。

  2018年4月5日,因為保姆問題,我們發生了一次爭吵。

保姆這個導火索,我揪住了他我孕期出軌,到現在不跟我籤聯合撫養協議事,我們吵掰了,他媽直接趕我走,説你趕走吧,你想賴這兒走,這種話我錄了音了。

  崔説要這吧,如果孩子問題我們誰説不管,你不是覺得法律是公正嗎?那起訴吧,如果孩子判給你,我你撫養費,如果孩子判給我,你我撫養費。

  孩子抱走,我怎麼抱走?我自己一個人和我一個朋友,他們家當時,保姆是他們家僱,他爸、他媽、崔本人、加上他一個姑姑。

  第一次開庭之前,我接到朝陽區人民法院庭前調解電話,方提出調解協議,孩子讓我看,撫養權他,不要我撫養費。

我説那不行,我不是賣孩子。

  調解沒。

11月20幾號,開庭前,我去看孩子。

崔媽媽讓我晚走一會兒,問我什麼非要上法庭?這孩子是你,我們你養一點,兩三歲你帶走。

兩三歲我帶得走嗎?什麼現在撫養權我。

我是傻子是嗎?答應我結婚到現在不結了,不結不跟我籤撫養協議,我孩子撫養權。

  他媽那天開始,讓我看孩子。

  他們家裏知道,讓母親探視孩子,可能會有訴訟風險,你知道他們後來怎麼讓我看嗎?他們孩子抱到小區會,那我空蕩蕩地跑着玩兩下,穿着厚厚的棉襖,冬天,他們站旁邊拍照片留證,然後十分鐘,孩子抱走了。

  我後來提議每週帶他去餐廳,或者去遊樂場玩一會。

這樣情況下,我們去了御翠尚府小區面遊樂場。

每次我陪孩子遊樂場玩時候,他們家人坐着會跑去逛商場,那個時候有過幾次,我想孩子抱走。

  2018年7月,我兒子出過一次外傷事故,保姆我兒子手指甲擠碎了,擠碎了他洗澡,感染後去醫院做引流,拔了半個指甲,膿引出來。

後來孩子有一次骨折,他們家誰不跟我説,孩子是怎麼摔?  我擔心孩子撫養和安全問題,想孩子儘接到自己身邊來撫養。

  (2019年)3月1號,當時是,崔上樓買飲料,他讓保姆坐那看着我,保姆全程看手機。

我保姆身後繞過去遊樂場裏出來,朋友孩子圍欄抱出來遞我,跑到一樓,開車走了。

我們走了差不多十分鐘,他們發現孩子沒了。

  此,男方堅稱魏搬離朝陽住所,是孩子出生後50天左右,2017年11月25日,並且表示孩子出生之前,女方放棄孩子撫養權,孩子出生後,女方沒有盡到母親應盡責任。

  2017年10月5日,孩子出生。

她三個禮拜時有奶了,一開始沒有孩子一塊睡,孩子是跟着當時月嫂睡,因為她想起夜。

  孩子前三個月奶粉是我美國揹回來,洗澡、換尿布是我和月嫂做。

孩子母體裏補上鈣,冬天不能出門曬太陽,我們跑兒研所跑了五六次。

延伸閱讀…

非婚生子女親子關係的認定難點和司法規則

未婚,生子,撫養權歸誰?

北京市內找不到膽維丁乳(劑量維生素D),我跑了幾家河北醫院買到,每兩週要去買一次。

那段時間,我們付出和時間,包括補鈣這些事情,她很少參與。

孩子每一個階段什麼樣變化,我能你講。

春節時候,帶他去遊樂園,我能一個寶寶媽媽聊好多關於育兒細節。

  孩子且運動能力和,他兩個月可以獨立研究益智玩具20分鐘,3個月時候能書看上5-10分鐘。

並且聽到音樂可以伴隨律動搖擺起來。

  雙方那時候沒有感情了,魏看婚姻確實沒有希望,她孩子出生前計劃放棄孩子撫養權,多次我和我媽表述想要這個孩子,生下來準備走了。

2017年11月,她真真正正決定要走了,我媽吵架時説”道我孩子你養到三歲?我要開始我自己生活“。

  2017年11月25號,她我家房子裏搬走,物業給開了出門條。

她解釋,那是她媽搬家。

她媽來了一個禮拜,什麼要傢俱搬走呢?她媽住內蒙,北京沒有家,所以這些所有證據鏈條指向是,她一審上説一些話並。

  比如:女方一審法院法官謊稱她是2018年6、7月份我母親家趕走,她我聊天記錄裏多次説她是7月趕走。

  而其2019年4月10日博向公眾表明自己是2018年4月5日轟出的。

她法院及公眾提供信息並,提供了多個”轟出來“日期。

  搬走後,她開始來探視孩子頻率,每兩三個禮拜會來一次,帶朋友我們家住兩三天。

(2018年)4月2號,她和我父親提前打了招呼,説3號來6號走,因為4月3號是她生日。

當時矛盾點於,我們家育兒嫂讓她小點聲,讓她吵着孩子,當天孩子還叫了很多聲爸爸沒叫媽媽,她生氣,讓我們去解僱那個阿姨,但那個阿姨其孩子,自己錢孩子買過很多東西,然後她吵鬧。

2018年1月21日,26歲張薇薇知乎發表了一篇名《無論如何,感恩你來了》文章,她寫道:“20171002,一個於我人生無比難忘而日子。

我家寶貝悄悄地來了。

”和所有媽媽,張薇薇於這個小生命出現充滿了。

但是,她是一名未婚媽媽。

未婚媽媽,即沒有結婚生育孩子女性,她們孩子稱為“非婚生子女”,1953年3月19日中央人民政府法制委員會《有關婚姻問題若干解答》中,非婚生子女定義夫妻關係男女所生子女,即社會所謂“私生子女”。

 通過“未婚媽媽”貼吧爬取2018年1月1日2019年5月17日253557條帖子,我們瞭解她們日常生活和她們關心問題,文字代表該詞語出現頻率。

數據來源:“未婚媽媽”貼吧2017年,國際社會保障協會(ISSA)報告《家庭性別:趨勢社會保障》(Family and gender: Megatrends and social security)中提到:“家庭和婚姻模式正在發生變化,人們等待時間結婚生子,人選擇結婚,婚姻離婚終結,孩子單親(是女户主)家庭中長大。

”經合組織家庭數據庫數據顯示,1960年到2017年,經合組織36個成員國非婚生子女比例有程度增長。

36個國家中,非婚生子女比例是智利,2016年達到72.7%,比例是韓國,2016年比例1.9%。

中國香港,1996年非婚生子女比例4.4%,2011年增長14.42%,2016年回落到7.52%。

內地,未婚媽媽存在於主流之外,目前沒有官方數據統計。

國內學者萬海人2014年田野調查顯示,非婚生育“黑户”佔調查“黑户”10%。

而國務院第六次人口普查顯示全國無户口人員有1300萬,此估算,我國非婚生子女人數超百萬。

張薇薇只是其中之一。

醫院尿檢顯示“陽性”時,她既。

但男方家人無法接受孩子突然出現理由阻止兩人交往,張薇父母支持她一個人帶孩子。

張薇薇感覺天堂掉到了地獄,但醫生告訴她“流掉這個孩子懷孕”時候,她動搖了。

“命學會彎腰我沒有選擇送走我寶貝”,經歷了一番思想鬥爭後,她找到醫生,她和醫生説:“我流了,雖然孩子沒有爸爸,點點唄”,醫生説:“但他有你,你有他呀,總後生不了。

”自1982年“計劃生育”確定基本國策後,我國生育政策嚴格,看似户口非婚生子女這裏成了難題。

2013年開始,國家鼓勵生育放開計劃生育政策,於非婚生子女政策趕上了這趟“風車”。

對非婚生子女落户影響是2016年1月14日國務院辦公廳頒佈2015年第96號文件,這份文件明確指出非婚生育無户口人員,本人或者其監護人可以憑《出生醫學證明》和父母一方居民户口簿、非婚生育説,隨父隨母自願政策,申請辦理常住户口登記。

這份文件,成為了上海未婚媽媽何睿孩子辦理户口。

何睿今年43歲,上海一家外企工作,2016年秋天懷孕。

孩子出生後,何地派出所打電話諮詢非婚生子女落户事情,方稱並瞭解非婚生子女落户相關規定,拒絕了她落户要求。

懷孕期間仔細研究國家有關生育法律法規何睿並沒有放棄,她拿出2015年頒佈第96號文件,和對方説:“我手裏有一份2015年關於户口文件,你問問你上級部門,因為我來辦了”。

於是,月子期間何睿前往派出所辦好了孩子户口。

“全面二孩”政策背景下,2015年以來各省對地方計生條例進行了程度修改,落户了,但非婚生子女婚生子女有有。

但我國《婚姻法》有規定:“非婚生子女享有與婚生子女同等權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視。

”中國大陸地區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中,有23個計生條例中明確提出繳納社會撫養費要求,數額0.2倍10倍,有些省份會參考雙方生育子女數量、父母年齡、父母人均可支配收入指標。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於非婚生育管控嚴格,達到10倍社會撫養費,事人給予處分,三年內不得晉級、晉職、評選進,此外職工生育費需自理。

安徽明確指出,嚴禁未依法取得夫妻關係生育子女。

2017年,彩虹律師團聯合其他兩個公益組織發佈了《中國“單身”女性生育權現狀及法律政策調查報告》,2801份問卷顯示,73%人認為未婚生育應該徵收社會撫養費。

展瀅瀅表示:“户口問題大部分地區政策層面沒有障礙了,社會撫養費很多地方開始鬆動,所以生育保險問題現在突出,我們最近正在做一個和生育保險有關研究,希望對生育保險這件事多做一些工作。

”31歲展瀅瀅計劃35歲之前單身生育一名女兒,但現行《職工生育保險規定》,她生育時無法享受生育補貼。

展瀅瀅算了一筆賬,生育保險補助=生育醫療費用+生育津貼,廣東省一級醫院例,廣東省工資4811元基數,不能領取生育保險意味着她損失三萬四萬元。

廣東省工資例,一級醫院順產剖腹產分需要花費醫療費用及生育期間生產工資。

(生育津貼=職工月工資÷30×規定假期天數)
數據來源:受訪者提供。

維護自己生育權,2019年母親節這天,展瀅瀅廣東省政府寄出一份遞,申請《廣東省職工生育保險規定》進行合法性審查。

展瀅瀅並不是第一個申請《職工生育保險規定》合法性審查人。

2018年6月起,何睿三次上海市政府寄出郵件,申請《上海市城鎮生育保險辦法》進行合法性審查,但未有回覆。

何睿認為,《社會保險法》和《勞動法》沒有規定享受生育保險“屬於計劃內生育”為前提條件,而《上海市城鎮生育保險辦法》要求有計劃內生育證明才能領取,“這是下位法其上位法衝突,減損了公民權利並增加了公民義務”。

2017年起,何睿提出行政複議一次,行政訴訟三次,司法部和上海市人民政府法制辦各寄出一份公民建議函。

結果是行政複議駁回,行政訴訟三次敗訴,建議函有迴音。

國際上,生育權概念出現於19世紀後期,上世紀70年代後,有關國際會議文件或公約中開始涉及生育權,並生育權視基本人權之一。

我國2005年修訂《婦女權益保障法》第 51 條規定:“婦女有有關規定生育子女權利,有生育。

”2012年4月國務院頒佈《女職工勞動保護規定》 規定:“女職工產假期間生育津貼,參加生育保險,用人單位上年度職工月工資標準生育保險基金支付”,這其中女職工是否符合國家計劃生育政策作出區分。

彩虹律師團發佈《中國“單身”女性生育權現狀及法律政策調查報告》顯示,86.8%人認為未婚女性可以生育孩子,90.5%人認為未婚女性生育應該享有社會生育保險。

何睿記得,2017年12月,法庭上,法官問她是什麼原因堅持生下這個孩子時候,她不解:“什麼時候開始,做母親願意殺害自己孩子要人問什麼,這不是人性嗎?”當社保中心工作人員説“只要你補了結婚證可以你生育保險”時候,何睿反駁:“婚姻是我,你履行你職責,我實施我權利。

”何睿並沒有放棄。

她説:“下一步高院申訴,目前正在準備階段,下一步檢察院抗訴”。

雖然律師告訴她勝率零,但她説“習慣了考慮贏做做文件、跑跑法院,目的引起重視,因為法理上我是覺得我應該贏。

”户口和生育權只是政策層面困境,於這個主流之外羣體,困境來自現實。

通過對“未婚媽媽”貼吧內容進行詞頻分析,選出各十個正面、負面詞語,左邊負面詞語,右邊正面詞語,數字代表該詞語出現次數。

數據來源:“未婚媽媽”貼吧兩人同居多年,未婚,但有生小孩。

後來男女雙方分手,孩子女方照顧,
請問男方需要負擔養育責任嗎(扶養費)?,民法關於扶養義務規定,基於親屬關係[1][2]。

因此,關於論者提出問題,應該確認雙方是否存在親屬關係,始論應該如何履行︰ (一)從而論,要確立父母子女關係簡者,母子關係,因為誰懷孕並產育下一代很、瞭。

因此,民法規定誰應該是生產後孩兒母親,凡生產者是母親,此稱為「分娩者母」。

然而,誰是父親這上認定,因此有方法幫助我們去認定子父親是誰,那︰1. 該母結婚者,此稱「婚姻示父」;2. 有事實足認其生父(檢驗DNA),此稱「認領」一審判決書認定,男方(崔某)與女方(魏某)於2016年7月開始同居,女方於2017年10月5日生下一子,雙方登記結婚。

孩子(1.5歲)被判了男方,並要求女方每月男方支付3000元撫養費,直到孩子十八週歲。

回憶起這段感情經歷,女方聲稱,他們正式一起是2016年7月份。

延伸閱讀…

“生”不由己:未婚媽媽之困

第174章《生死登記條例》 ─ 第12條非婚生子女父親的登記

以下魏圓圓自述。

一起後,崔曾我講過上一段戀情是一個北京女孩,談了六年,因為父母堅決不同意,分手了。

2017年情人節後2月18號,我發現自己懷孕了。

他一開始態度,後來他他爸媽叫來,聽説我懷孕了,。

於是,雙方家長商量定4月初領結婚證。

4月初,我搬進了崔名下位於(北京)朝陽區房子,本來滿心期待和他領證,但他舅舅卻突然過世了,他爸媽我説崔跟他舅舅親,這個時候結婚好像長輩尊敬,拖延了下來。

拖到4月底,崔又跟我説要去美國辦卡。

因為他要去美國這件事,我覺得他沒有,5月初,他吵過一次。

那一次,我打電話到××中心説要引產,他語音電話裏阻止我引產。

離預產期有一個月,公司人力資源找我,我要結婚證,我這時候知道,產假期間工資不是公司發,而是我們交生育補。

我崔打電話,説不能拖了,拖話,我產假工資怎麼辦?他我説,要回家他爸媽商量一下。

那會兒要是去引產,搞不好沒了。

我問他你是不是不想結婚?不結可以,你我籤一個聯合撫養協議,孩子撫養權我,我要求孩子所有撫養費,他六我四。

到孩子生產,這個協議沒簽下來。

生產完第13天,我在家裏翻了他電腦。

那天,電腦放沙發上,我突然想打開看看。

打開iCloud相冊,我看見3月底,他那個女孩日本;4月30日到5月初,他那個女孩美國;我6月18日兒子花了一萬元買各種養育用品那一天,他那女孩北京參加彩虹跑;7月,他説他去上海出差,是那個女孩一起……沒看到10月份,他就出來我搶電腦,我讓他我解釋他們現在什麼關係。

他説,關係了。

我抱着電腦進了裏屋,反鎖了門,裏面哭,誰叫開門,當時腦子是完全亂的,知道該怎麼辦。

那種情況下,我挑了幾張照片,複製原圖,粘貼到我手機裏。

隔一會他icloud密碼換了。

後來我屋裏憋尿憋得不行了,門打開。

崔我解釋,説他們處很多年了,父母,矛盾,他説那個感覺好像是告別。

輿論風口浪尖,這段感情男方口中,是另一版本。

以下為男方崔某自述。

我和魏圓圓工作關係,2016年4月份第一次認識。

接觸一段時間後,她主動要求和我交往。

我魏明確表達過我情況,告訴她是不要一起,這樣我們公平,她公平。

她説她不在乎我任何事,願意去接受。

交往過程中我倆發生了很多矛盾,2016年10月份我們協商分手。

然後,中間有一些見面,有爭吵、糾纏。

12月初,我提出徹底分手。

所以真真正正交往一起時間並不長,大多拉扯中度過。

我手機系統是英文版,她提交我她孕期和前女友照片是中文版。

她説是我電腦上icloud導出,但是他並知道我密碼,定位地址和人物大都問題,但大部分時間是,有一些是我們2012年-2014年上學時照片。

2016年12月她砸過我手機,很多照片我手機裏有了。

事實上,她以前偽造過聊天記錄我看,另一台手機註冊信號,貼上方頭像和自己聊天,還用自己生命發誓説是。

她時候父母離異,她心理造成了影響,我想這些經歷是造成她現在行為偏激原因。

我同情她,想要幫助她,後來回想起來很多東西並不是愛情,可能那段時間沒有分清同情和愛情吧。

有孩子是。

剛知道懷孕,她要求讓我父母知道這件事。

那段時間她父母和我父母了我壓力。

她爸媽常跟我説,打孩子怎麼,説她子宮壁,懷孕。

我想為了孩子要婚結了,讓雙方父母那麼。

2017年4月從魏搬進我家,我和家人照顧她,每個禮拜四五天左右我。

4-5月期間,她和我,我父母和她父母之間有了很多爭執和矛盾,我們雙方6月份,達成了結婚共識。

2017年6月份,魏我一個聯合撫養協議,她認為我們兩個人辦法領證了,會我一個聯合撫養協議讓我簽字。

協議上寫了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她承擔40%我承擔60%孩子未來花銷。

第二件事情,她要我這個房子合法居住權,一方面我爸媽不是很,另一方面我諮詢了律師,沒有量化合法居住權是什麼東西,所以我簽。

於花費,一審判各自出示了雙方對孩子全部花銷,魏提交所有對孩子開銷支出總共只有2萬餘元,而她同時認可孩子我家生活每個月開銷13000元以上,下來時候,每月超過了2萬元,上述費用是我們承擔。

實際經濟上我們做要她想籤聯合撫養協議,但簽了協議會掩蓋一件事情,如果她中間做了一些事情,或者吵架,她可以拿法律協議説,我有這麼一個合理居住權,我要進入到你房子,這個我們,所以我們沒有簽署聯合扶養協議。

頭尾,雖然我想過結婚,想孩子一個家,但我多是迫於雙方父母我壓力,照顧父母感受做迴應。

她認識我時,知道我是一個什麼狀況,所以整個過程中,並不是我隱瞞或者騙她造成。

我她從始,她可以做選擇,試圖和她結束這段關係。

這裏面有我性格問題,如果當初一下分手,可能會鬧到今天這樣。

“父母子女關係跟夫妻之間關係是立。

非婚生育雙方誰直接撫養子女發生爭執,離婚子女撫養關係處理遵循原則,未成年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則。

判斷標準,前者參照適用後者相關規則。

”《關於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子女撫養問題若干具體意見》第 1 條規定:“兩週歲以下子女,隨母方生活。

母方有下列情形之一,可隨父方生活:(1)患有久治不愈傳染性疾病或其他疾病,子女其生活;(2)有撫養條件撫養義務,而父方要求子女生活;(3)其他原因,子女確無法隨母方生活。

”據《廣、佛、深三地中級法院婚姻家庭糾紛二審案件中關於子女撫養全歸屬問題》數據分析報告顯示,法院2歲以下獨生子女撫養權判歸父親案件佔10%,其原因是該子女隨父親生活,改變子女生活環境。

魏小軍律師做了一個假設:“假如之前孩子母親照顧,沒有出現過擋,那她帶孩子去她感覺另一個地方住界定成是搶孩子。

”那麼,孩子出生後,經常性地和誰一起生活?女方稱,孩子出生後第二年4月6日,她崔家人趕出了崔位於北京朝陽區房子。

他讓我恨到決裂,不是因為發現他照片什麼,是因為一份購車。

沒有結婚證,我沒有辦法領產假工資。

產後我管他要產假工資和月嫂錢,產假工資差不多5萬,月嫂錢差不多一個月13000,兩個月月嫂錢加上產假工資8萬,他們家後我打了12000。

我後來有一次他回家時翻他包,翻出了一張購車,是他2017年8月初去美國之前,他那個女孩買了一輛二手寶馬,價值255000。

判決書裏,崔説我是(2017年)11月25日自己搬走,他説不是事實。

我有當天哺乳視頻,能説我搬走了嗎?那個時候,我們確實爭吵,我想搬走。

我自己是學法律,我同學建議我説,不要他住在一起,要不然説這孩子是誰養,因為保姆錢確實是他出。

我想搬走,他爸媽勸我,產假時間,不用那麼急着搬,還是希望我倆感情能磨合磨合,希望我大度一點,不要介懷他那個女這樣那樣。

我説你們見過哪一個女人能承受得了,我這兒挺着大肚子,辛辛苦苦地孕育孩子,他外面東玩西玩。

2018年4月5日,因為保姆問題,我們發生了一次爭吵。

保姆這個導火索,我揪住了他我孕期出軌,到現在不跟我籤聯合撫養協議事,我們吵掰了,他媽直接趕我走,説你趕走吧,你想賴這兒走,這種話我錄了音了。

崔説要這吧,如果孩子問題我們誰説不管,你不是覺得法律是公正嗎?那起訴吧,如果孩子判給你,我你撫養費,如果孩子判給我,你我撫養費。

孩子抱走,我怎麼抱走?我自己一個人和我一個朋友,他們家當時,保姆是他們家僱,他爸、他媽、崔本人、加上他一個姑姑。

第一次開庭之前,我接到朝陽區人民法院庭前調解電話,方提出調解協議,孩子讓我看,撫養權他,不要我撫養費。

我説那不行,我不是賣孩子。

調解沒。

11月20幾號,開庭前,我去看孩子。

崔媽媽讓我晚走一會兒,問我什麼非要上法庭?這孩子是你,我們你養一點,兩三歲你帶走。

兩三歲我帶得走嗎?什麼現在撫養權我。

我是傻子是嗎?答應我結婚到現在不結了,不結不跟我籤撫養協議,我孩子撫養權。

他媽那天開始,讓我看孩子。

他們家裏知道,讓母親探視孩子,可能會有訴訟風險,你知道他們後來怎麼讓我看嗎?他們孩子抱到小區會,那我空蕩蕩地跑着玩兩下,穿着厚厚的棉襖,冬天,他們站旁邊拍照片留證,然後十分鐘,孩子抱走了。

我後來提議每週帶他去餐廳,或者去遊樂場玩一會。

這樣情況下,我們去了御翠尚府小區面遊樂場。

每次我陪孩子遊樂場玩時候,他們家人坐着會跑去逛商場,那個時候有過幾次,我想孩子抱走。

2018年7月,我兒子出過一次外傷事故,保姆我兒子手指甲擠碎了,擠碎了他洗澡,感染後去醫院做引流,拔了半個指甲,膿引出來。

後來孩子有一次骨折,他們家誰不跟我説,孩子是怎麼摔?我擔心孩子撫養和安全問題,想孩子儘接到自己身邊來撫養。

(2019年)3月1號,當時是,崔上樓買飲料,他讓保姆坐那看着我,保姆全程看手機。

我保姆身後繞過去遊樂場裏出來,朋友孩子圍欄抱出來遞我,跑到一樓,開車走了。

我們走了差不多十分鐘,他們發現孩子沒了。

此,男方堅稱魏搬離朝陽住所,是孩子出生後50天左右,2017年11月25日,並且表示孩子出生之前,女方放棄孩子撫養權,孩子出生後,女方沒有盡到母親應盡責任。

2017年10月5日,孩子出生。

她三個禮拜時有奶了,一開始沒有孩子一塊睡,孩子是跟着當時月嫂睡,因為她想起夜。

孩子前三個月奶粉是我美國揹回來,洗澡、換尿布是我和月嫂做。

孩子母體裏補上鈣,冬天不能出門曬太陽,我們跑兒研所跑了五六次。

北京市內找不到膽維丁乳(劑量維生素D),我跑了幾家河北醫院買到,每兩週要去買一次。

那段時間,我們付出和時間,包括補鈣這些事情,她很少參與。

孩子每一個階段什麼樣變化,我能你講。

春節時候,帶他去遊樂園,我能一個寶寶媽媽聊好多關於育兒細節。

孩子且運動能力和,他兩個月可以獨立研究益智玩具20分鐘,3個月時候能書看上5-10分鐘。

並且聽到音樂可以伴隨律動搖擺起來。

雙方那時候沒有感情了,魏看婚姻確實沒有希望,她孩子出生前計劃放棄孩子撫養權,多次我和我媽表述想要這個孩子,生下來準備走了。

2017年11月,她真真正正決定要走了,我媽吵架時説”道我孩子你養到三歲?我要開始我自己生活“。

2017年11月25號,她我家房子裏搬走,物業給開了出門條。

她解釋,那是她媽搬家。

她媽來了一個禮拜,什麼要傢俱搬走呢?她媽住內蒙,北京沒有家,所以這些所有證據鏈條指向是,她一審上説一些話並。

比如:女方一審法院法官謊稱她是2018年6、7月份我母親家趕走,她我聊天記錄裏多次説她是7月趕走。

而其2019年4月10日博向公眾表明自己是2018年4月5日轟出的。

她法院及公眾提供信息並,提供了多個”轟出來“日期。

搬走後,她開始來探視孩子頻率,每兩三個禮拜會來一次,帶朋友我們家住兩三天。

(2018年)4月2號,她和我父親提前打了招呼,説3號來6號走,因為4月3號是她生日。

當時矛盾點於,我們家育兒嫂讓她小點聲,讓她吵着孩子,當天孩子還叫了很多聲爸爸沒叫媽媽,她生氣,讓我們去解僱那個阿姨,但那個阿姨其孩子,自己錢孩子買過很多東西,然後她吵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