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領導人66年後首次會面 |馬英九在新加坡會面 |東方之星號客輪翻沉事件 |【2015年12月7日下午】

“東方星”號客輪翻沉事件[2](俗稱長江客輪翻沉事件)是2015年6月1日一艘於南京駛往重慶客輪,途徑湖北省監利市容城鎮橫嶺村開長江水域時遭遇狂風雷暴雨天氣而翻沉事件。

船上共載有454人,遊客403人、船員46人和旅行社職員5人,其中12人獲救,遇難者一共442人[3]。

事發當日21時19分,涉事客輪駛入颮線(雷暴雲之中規模一種)[4],其中21時26分-32分迎風遇下擊暴流(風切變一種),瞬時風速達32-38米/秒(即115-137公里/時,換算風力12-13級),1時降雨量達94.4毫米,21時31分向右橫傾,21時32分沉沒。

[5]事發後船長主張遇上龍捲風,媒體據以報導,調查指正下擊暴流。

船長和輪機獲救。

[6]觀光客大多60-70歲老人,南京籍多。

重慶東方輪船公司是萬州區國資委擁有國有重點水運企業,營運1艘涉外遊輪和5艘國內遊輪。

[9]其中“東方星”號於1994年建造,屬於長江普通旅遊客船,船長76.5米,型11米,型3.1米,核定乘客定額534人,並有足夠救生衣,吃水深度2.5米左右。

輪船共有534個艙位,其中一等艙44個,二等艙184個,三等艙306個[10]。

客輪最初是普通班船設計建造,平頭兩舷全通走廊船。

為完善遊船功能迎合市場需要,客輪1997年和2008年兩次改造,改造後平頭變為尖頭,船體加長了11米,兩側全通走廊取消[11][12]。

翻沉客輪載有456人,其中旅客405人,船員46人,導遊5人[13]。

船上乘客多上海協和旅行社組織“夕陽紅”老年旅遊團成員[14]。

405名旅客來中國七個省市:江蘇204人、上海97人、天津43人、山東23人、福建19人、浙江11人、安徽8人[13],83歲,3歲,六七十歲老年乘客[15]。

“東方星”是經典旅遊線路「千名老人下江南」定期遊輪航班。

[18][19][20][21]2015年5月28日中午從南京五馬渡碼頭出發,重慶,原本計劃遊覽長江八省後於6月10日左右返回上海[22]。

客輪白天沿岸城市停靠供旅客上岸遊玩,晚上開船趕路[23]。

[47]6月4日上午,水下下潛救援工作能見度而[48]。

翻沉水域為湖北監利縣境內長江大馬洲水道,位於荊江中部,鄰窯監水道合稱窯監大水道,水淺灘多彎多,事故頻發[24]。

此江段於2014年10月因整治施工對主航道進行過調整,左槽主航道部分施工佔用,通行航道改為彎曲右槽航道[25]。

長江進入汛期,航道部門發佈航道信息,提醒過往船舶注意航行安全。

事發3天前,即5月29日,長江武漢航道局發佈了《洪水期長江幹線上巢湖大埠街河段船舶航行注意事項》[26],其中提及太和嶺事發地大馬洲水道上兩個彎道頂點之一[25]。

事發當時,湖北省部分區域遭受暴風雨襲擊,事件發生地點——監利大馬洲長江水域颳風,風力達12級[27],此次沉船主要是因為流天氣造成短時風雨,“東方星”號輪船可能遭遇龍捲風,通過雷達分析,有龍捲風存在。

船長和輪機長反映,當時突遇龍捲風,船舶左舷受風,船體右舷傾斜,1分鐘內向北岸翻覆,船上大部人員躲船身內,因而全部受困。

此外,傾覆遊輪同時出發,有來自江西旅行團所乘坐另一艘船。

到了長江湖北段時,江西遊客乘坐這艘船船長判斷天氣,臨時停靠在了赤壁躲過一劫[28]。

遊輪後一次報告位置6月1日晚21點31分,出事前有調頭動作,而事後媒體披露,事件發生前十幾分鍾內,輪船行駛出現。

[29][30]
“東方星”號客輪於2015年5月28日中午從南京出發駛重慶[22]。

2015年6月1日21時30分左右,“東方星”行至湖北監利市境內長江大馬洲水道遭遇暴風雨天氣發生翻沉,船上人員全部落水[31]。

倖存乘客稱,船翻只用了半分鐘到一分鐘[32]。

事發當晚,途經危險品運輸船“銅工化666”與翻沉“東方星”擦肩而過,運輸船船員聽到江上有人呼救,但於天氣無法施救嶽陽江水上搜救中心報警[33]。

22時10分左右,嶽陽江水上搜救中心接到求救報警,接報後海巡艇“12215”冒風雨於23時51分救起兩位呼救者,地方海事部門救起兩人那裏獲知翻沉事件[33]。

6月2日凌晨5點,湖北省政府應急辦發佈消息稱:“東方星”號客輪上行至長江水域湖北省荊州市監利縣大馬洲水道44號過河標水域處(長江中游航道里程299.9公里)突遇龍捲風翻沉[31]。

事件發生後,湖北、湖南省主要負責人趕赴現場組織開展搜救工作[34]。

交通運輸部啓動一級應急響應,協調多艘船舶現場搜尋[34]。

於事發時晚間出現龍捲風天氣,此次事故救援[35]。

加上泥沙暗流多,潛水風險且進行。

6月2日凌晨,洞庭湖大橋接到指令,派三艘拖輪沉船地點參與救援[36]。

另外,中國武警湖北總隊荊州市支隊於同日凌晨3時30分出動100名官兵攜帶搶險器材趕赴現場,展開搜救工作[37]。

同日,湖北省軍區北海艦隊、東海艦隊、南海艦隊和海軍工程大學抽調部分潛水兵力,組成140餘人搜救隊伍,攜作業裝備趕赴沉船地點。

來海軍工程大學13名潛水員和地方航道局潛水員於11點20分抵達並進入船艙,並救出兩名乘客。

而50名蛙人廣州軍區前往沉船地點[38]。

中國交通運輸部調派了一艘500噸級打撈船,6名專家、38名專業潛水人員和其餘4艘救助打撈船正在事件現場。

現場救助打撈船總起重能力達1760噸。

另外,空降兵某直升機團派出3架直升機,空軍航空兵某師派出1架伊爾-76飛機進行救援。

截至6月5日上午,軍隊和武警部隊共出動3424人名官兵,出動民兵預備役1745人,空軍直升機1架和舟艇149艘,工程機械59台參與救援工作,海軍三大艦隊派出救援力量搜救沉船人員[39][40][41]。

6月2日,上海派遣了包括由16名中國大陸境內頂潛水員組成第一支救援隊到達了現場[42]。

6月2日上午,長江委防辦三峽水庫進行三次調度,出庫流量17,200立方米每秒減少到7,000立方米每秒,長江沉船救援創造條件。

[43]
6月2日,時任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北京抵達監利,地召開會議,客船翻沉事件下一步救援工作做出部署。

[44][45]
中國中央電視台新聞援引財政部消息,6月3日,中央財政撥付一千萬元應急搜救專項經費,全力支持“東方星”客輪人員搜救工作。

[46]6月3日晚間,救援人員開始“東方星”進行切割作業,期間發現生命跡象。

2015年1月8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裁定,維持原判。

6月4日,“東方星”輪翻沉事件前方指揮部會議決定,20時起實施沉船扶正救助打撈方案。

[49]交通運輸部新聞發言人徐成光表示,船內存生還者可能性十分,故決定扶正打撈東方星。

[50]6月5日,東方星船體完全扶正[51],扶正後船體,客艙損壞,頂層變形,所有窗户玻璃破碎[52]。

當日晚6點50分,東方星船體打撈出水,搜救人員進艙搜救[53]。

另外,救援人員船艙內物品進行和打撈[54]。

6月6日上午10時30分,搜救工作基本結束,轉入水面零星搜救和遺物打撈階段[55]。

同日,廣州軍區參謀長劉小午表示,搜尋範圍長江中游水域擴大上海吳淞口[56]。

6月4日,湖北監利縣長黃鎮發佈會上表示,湖北省委、省政府協調選派專家打撈、轉運遇難者遺體進行DNA鑑定,下一步監利縣會家屬聯繫進行取樣[57]。

6月8日,事故現場排查工作全部完成,而20名上海籍遇難者和其家屬DNA,家屬確認,並認領了遇難者隨身遺物[58]。

6月9日,此次事故救援部隊撤出監利[59]。

6月10日,東方星船體於10點拖離事發水域[60],相關部門妥善看護[61]。

6月13日,搜救工作正式結束[62]。

船難獲救認定有14人,是6月2日凌晨中午期間獲救,其中有10人事發現場附近漁船或海巡艇海警救起,有兩人漂浮到湖南嶽陽救起[63],大部分獲救者是翻覆時拋出船身,救援過程中船艙內救起有兩人。

他們包括旅行團團員天津人吳建強(58歲)[64],旅行社工作人員江庚(36歲)[65],旅行團團員謝林(化名,52歲),船上小賣部老闆餘瑋(44歲)和導遊團負責人張輝(43歲)[66],船長張順文[67]和輪機長楊忠權[68],副程林(50歲)[69]和譚健(42歲);[70]此外有位叫江康(35歲,旅遊公司工作人員)和三位知名人士救援上岸。

[71]
乘客硃美(65歲)隨船工作旅行社職員陳書涵(21歲)是整個救援過程中有兩名沉船內救出倖存者。

[72]6月8日上午10時20分,生還者江庚、陳書涵監利縣人民醫院出院,為第一批經治療康復後出院生還者[58]。

央視13日報導,生還者14人下修為12人[73],此統計烏龍引起質疑。

[74]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率國務院副總理馬凱、國務委員楊晶赴現場[34]。

於船上江蘇籍遊客居多,江蘇省旅遊局啓動應急案,並公佈了全省13市旅遊主管部門值班電話。

[75]
中國政府發出通知,要求各省市區媒體不得派記者到現場採訪,到現場採訪記者召回。

媒體新華社通稿,電視台中國中央電視台新聞畫面。

[76]中國內地媒體採訪受限,其它國家和地區媒體享有集體採訪權利,[77]但部分外媒表示仍受到幹擾及阻止。

[78]
國家衞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李斌表示,多地醫療專家達事發地湖北監利全力救治客船翻沉事故人員。

其中湖北省衞計委武漢各醫院抽調了130多名重症救治、呼吸科、心血管、急救、心理幹預專家,組成了10個專家組在事故現場和救治醫院開展救援行動;湖北省監利縣、湖南省嶽陽市派出260多名醫務人員以及80台救護車開展救援行動。

而長江航務管理局涉事重慶東方輪船公司發出通知,要求對公司及所屬船舶開展全面自查糾,對同型船舶“東方珠”實施停航檢查[79]。

為哀悼事故遇難者,中國陸各衞視頻道播出多檔綜藝節目,其中包括江蘇衞視《擾》、《她而戰》、《我們相愛吧》、央視四套《中華情雕刻時光》、央視一套《中美舞蹈對抗大賽》(重播)、《開講啦》、《博樂先生》、東方衞視《喜劇人》。

但浙江衞視《奔跑吧兄弟》、江蘇衞視《前往世界》、湖南衞視《男子漢》則首播,而週末重播全部取消[80][81]。

而央視一套提前多日決定6月2日到7日所有綜藝節目的播出[82],湖北衞視6月7日台標變為黑白。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佈通報,要求2015年6月6日24時6月8日24時止,所有衞視頻道不得播出綜藝(含喜慶、、節奏)影像和錄製、重播節目[83]。

2015年6月7日上午9時(該事件遇難人員“頭七”祭奠日),湖北監利舉行東方星遇難者哀悼活動。

全體人員面向遇難船舶肅立3分鐘,現場船舶同時鳴笛3分鐘,遇難者致哀。

包括交通、海事、航道、公安、消防、武警、部隊現場全體搜救人員以及參與前方新聞報道一線人員,共500人參加哀悼活動[84]。

事故發生後,中國保監會啓動保業發事件三級響應程序,要求各保險公司應特事特辦、急事急辦原則,設立專門理賠綠色通道,做好預付賠款工作。

事故遇難者家屬可憑政府證明獲得理賠[85]。

延伸閱讀…

東方之星號客輪翻沉事件

“習馬會”:兩岸領導人66年後首次會面

排除旅遊責任險以及船舶保險金額賠償,民政局對遇難者死亡補償標準82.5萬元人民幣,這一補償標準是“同命價”原則制定[86]。

江蘇省人民政府為事件中江蘇籍遇難旅客(共244人)家屬發放5萬元慰問金,截至2015年6月11日 (2015-06-11)[update],包括2名生還者,已有76名乘客家屬領取[87]。

中國人壽、中國人保、中國太平洋保險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業(英語:Insurance industry in China)所承保涉及此事件失事客船船東、相關旅行社、乘客和船員各類保險共計340份,保險理賠金額共計9,252.08萬元[86]。

失事客船涉及保險金額共計1,570萬元,人保財險重慶分公司船舶一切重慶東方輪船公司支付了一千萬元保險理賠資金;旅行社責任險涉及保險金額共計1,200萬元;396名乘客投保各類人身保險,身故保險金額共計6,169.35萬元;18名船上工作人員投保人身保險,身故保險金額共計312.73萬元[86][88]。

2015年6月7日下午,湖北監利縣縣長黃鎮透露,事發地建立一個紀念館,警示及教育後人。

有市民建議可沉船岸邊樹立燈塔式紀念碑,此舉既可以悼念逝世同胞,可以後通行此地船隻一些警示。

有市民建議東方星號建成一個紀念館,部分船艙保持原貌,其它船艙用作展館,保存此事件相關資料,還可以成為遇難者家屬今後祭拜親人場[89]。

長江海事局消息,東方星沒有配備遇險自動報警系統,沒有配備船用黑匣子。

但至事發時為止,中國大陸航行船舶對船用黑匣子和自動報警裝置強制要求配備相關設備[90]。

另外,東方星最初船內四通八達,人能夠出去,但改造後,逃生[91]。

2015年6月11日,國務院調查組調查正式展開,調查組由國家安全監管總局局長楊棟樑任組,成員包括交通運輸部、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民政部、安全監管總局、水利部、中國氣象局、全國總工會、湖北省和重慶市有關負責人,並聘請國務院應急管理專家及國內氣象水文、航運安全、船舶設計製造、水上交通管理和信息化、法律方面20多位權威專家,60多人加入調查[92]。

這是自1949年中國內戰結束後,兩岸領導人首次會面,受到全球關注,有六百名來自世界各地記者包括大批中國和台灣媒體場等候。

媒體拍照時間出現了小插曲,前排一些記者手機抬得,擋住後排攝影記者視線,引起。

兩位領導人握手時候,一些記者大喊“把手機放下”!不過習近馬英九並不受影響,繼續面向方向,讓記者。

圖像來源,AFP香格里拉酒店現場,習近馬英九記者鏡頭前握手達兩分鐘。

後來有記者大喊,請兩位領導人揮手,習近馬英九配合。

兩分鐘時間結束後,兩人一出場地開始閉門會議。

習近平發表談話,“馬先生”稱呼馬英九,談話中提到海峽兩岸隔,指出“2008年以來,兩岸關係走上和平發展道路。

”,表示“過去七年台海局勢安定祥和”,進一步談到,因為有這七年來積累,兩岸雙方才有今天歷史性一步。

習近平多次強調兩岸人民情感,稱“沒有任何力量能夠分隔”,兩岸人民是“血於水一家人”。

他説兩岸關係“面臨道路和方向抉擇”,現在是要保障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成績“不得而復失”。

習近平還説:“兩岸中國人有能力、有智慧解決自己問題。

”表示堅持九二共識,深化兩岸交流合作,“謀中華民族偉復興”,而成果兩岸人民共享。

馬英九説:“我們背後是兩岸分隔超過一甲子歷史”,“我們手上是和平成果”。

他表示,兩岸抗轉和平合作,“朝夕功”。

馬英九強調這五點主張不是“一己之私”,“而是後代”。

他指現今中國大陸台灣兩地一代能夠地交流:“他們有熱情,有創意,但是沒有仇恨,沒有包袱”。

馬英九發言中稱,今日兩岸領導人“伸手相握”,是“穿越了66年時空”。

復旦投毒案,司法稱林森浩殺人案,2013年4月發生於復旦學楓林校區。

復旦學上海醫學院2010級碩士研究生、住寢室林森浩黃洋瑣事發生矛盾,林森浩於3月31日復旦學附屬中山醫院實驗室取得劇毒化學品N-二甲基亞硝胺原液並隨後投放寢室飲水機內,黃洋翌日(4月1日)飲用該飲水機水後感覺前往中山醫院診。

於病因不明,雖醫院全力搶救但黃洋病情持續惡化,於當月16日下午15時23分搶救去世。

2014年2月18日,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殺人罪判處林森浩死刑。

2015年1月8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裁定,維持原判。

延伸閱讀…

兩岸領導人習近平、馬英九在新加坡會面–時政

復旦投毒案-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2015年12月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林森浩死刑。

2015年12月11日,林森浩上海執行死刑。

黃洋(1985年8月15日-2013年4月16日),四川省貢市榮縣人,家中獨子。

父母下崗職工。

黃洋高中讀於榮縣榮縣中學。

2004年首次參加高考分數達理想學校分數選擇復讀。

2005年第二次高考690分進入復旦學公共衞生學院防醫學業學習,2010年轉入臨牀醫學業[1],並獲得研進入復旦學附屬眼耳鼻喉科醫院耳鼻喉科機會。

讀研期間黃洋接受學校特困生獎助金。

黃洋事發前獲得直升博士生機會,考博成績耳鼻喉科第一名。

林森浩(1986年10月17日-2015年12月11日),廣東省汕頭市人,家中排行第三,有兩姐姐一弟一妹[2]。

父親服裝廠打工,母親事廢品回收工作,並患有心臟病。

林森浩高中讀於潮陽一中[2],2006年考入中山大學中山醫學院。

2010年免試進入復旦學上海醫學院攻讀研究生,並復旦學附屬中山醫院見習,專業影像醫學核醫學[3]。

黃洋事發前居住復旦學楓林校區西區20號樓421寢室,與林森浩同一寢室室友。

2013年3月31日中午,林森浩其實驗後剩餘的劇毒化合物N-二甲基亞硝胺帶至寢室,並注入飲水機槽。

第二天早上,黃洋喝下寢室內飲水機內水[4]。

10,黃洋開始有噁心、嘔吐、發燒症狀,並於當日中午導師和同學送到復旦學附屬中山醫院。

醫院診斷認為是吃壞了東西,胃腸炎給予輸液治療。

因為症狀沒有轉,黃洋同學陪同下於4月2日晚上9時前往急診,化驗結果表明其肝功能出現損傷[4]。

3日,黃洋病情加重,血小板數量減少,轉移進外科重症監護室。

會診,醫生認為是中毒而造成肝損傷,但毒素不明,判斷及症下藥。

兩天後,黃洋鼻孔出血[4]。

8日,黃洋陷入昏迷狀態,但病因仍不明確。

4月9日,黃洋師兄孫希才接到黃、林同寢室室友葛俊琦短信[5],短信內容是“提請注意一種化學藥物,周圍有人。

”孫情況告知黃洋導師,並通過查閲資料發現接觸N-二甲基亞硝胺試驗小白鼠症狀黃洋症狀類似。

後其復旦學保衞處、上海市公安局文保分局報案。

11日,上海市公安局文化保衞分局接復旦學保衞處洋中毒事件報案,上海警方接報後組織專案組開展偵查。

現場勘查和調查走訪後通報,黃洋宿舍飲水機殘留水中檢測出有毒化合物[6]。

並發現黃洋寢室同學林森浩有作案嫌疑,當晚其實施刑事傳喚。

12日,醫院發出了黃洋《病危通知書》。

同日林森浩刑事拘留。

次日下午,黃洋瞳孔放大[4]。

14日,黃洋腦電圖消失,肺部因為纖維化而沒辦法自主呼吸。

後4月16日,復旦學附屬中山醫院宣佈洋於日15時23分去世[7]。

4月19日下午,上海警方正式涉嫌殺人罪黃浦區人民檢察院提請逮捕林森浩。

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檢察院於25日批准逮捕林森浩。

2013年5月5日,黃洋父母時任復旦學校楊玉良寫親筆信,質疑學校推諉避責,官僚作風。

6月26日,上海市公安局文化保衞分局出具《上海市公安局鑑定意見通知書》,診斷稱林森浩無精神[8]。

同年10月30日,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披露,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對犯罪嫌疑人林某提起公訴二中院正式受理,公訴方指控涉案人林某投毒方式殺人。

案件於2013年11月27日9時30分在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C101法庭公開開庭審理。

法庭審理中,林某供認了起訴書指控其採用投毒方法致黃洋死亡事實,但作案動機、目的進行了辯解。

法庭林某犯罪動機、目的、作案手段、被害人死亡原因展開了調查,並充分聽取了庭審過程公訴人、訴訟代理人、被告人、辯護人意見,並證據進行了質證。

18時15分,該案庭審結束,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宣判[9]。

2014年2月18日,林森浩投毒案上海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被告人林森浩犯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

法院認為,被告人林森浩為泄憤採投放毒物方法殺人,致被害人黃洋死亡,其行為構成殺人罪,依法應予懲處。

被告人系醫學專業研究生,參與二甲基亞硝胺進行有關動物實驗和研究,明知二甲基亞硝胺系劇毒物品,超過致死量該毒物投入飲水機中,致使黃洋飲用後中毒。

黃洋醫期間,被告人隱瞞黃洋病因,導致黃洋中毒死亡。

法院宣判,《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被告人林森浩犯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

宣判後,林森浩父親林尊耀當庭表示上訴[10]。

曆稱月亮歷,或稱曆,其歷月是一個朔望月,歷年12個朔望月,其大月30天,月29天,伊斯蘭曆即曆一種。

相關文章